十三五 看变化·检察巡礼|全国检察机关开展信访积案清理活动综述
时间:2020-11-22  作者:闫晶晶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将心比心全力破解“老大难”

——全国检察机关开展信访积案清理活动综述

“30多年来我终于能睡一个安稳觉了。”70岁高龄的申诉人陆某最近把微信名字改成了“快乐人生”,看到这个名字,辽宁省营口市检察院办案检察官含泪笑了,一件近36年的信访积案至此圆满化解终结。

今年3月,最高人民检察院部署开展了信访积案清理活动。截至11月15日,最高检确定的348件信访积案已办结334件,占全部信访积案的96%。数字是冰冷的,每一个数字背后的故事却温暖动人,四级检察机关为此都使出了浑身解数。

领导包案,“既挂帅又出征”

“老大难,老大难,老大出面就不难”。信访一直以来被认为是“老大难”,实践证明,领导包案办理,是治理重复信访的有力举措。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信访积案清理过程中,最高检领导也参与其中,每位院领导和检委会专职委员分别选择2至3件最高检挂牌督办的疑难复杂信访积案进行包案化解,督促指导,为检察机关领导包案办理信访积案作出了表率。

记者了解到,最高检党组书记、检察长张军等最高检领导和第十检察厅领导、信访督查专员包案督办的60起信访积案,都是最高检挂牌督办的疑难复杂信访积案,目前已化解55件,剩余5件都是难啃的“骨头案”,包案领导正在加大力度督促化解。

同时,各省级检察院领导也在同步包案,通过检察长接访、主持公开听证、开展释法说理、协调解决合理诉求等,推动案件尽快妥善化解。各省级检察院均成立了由院领导担任组长的信访积案清理活动领导小组,专门研究部署本地清理活动,并带头包案。

来看看这些“既挂帅又出征”的大检察官——广东省检察院检察长林贻影担任省院领导小组组长,为信访积案清理活动顺利开展提供有力组织保障。辽宁、安徽、山东等省级院“一把手”直接接待信访人,开展释法说理工作,主持公开听证会。江西省检察院检察长田云鹏包案6件,均是化解难度大的“钉子案”,每件都带案下访,到信访人所在地做工作,目前已全部予以化解。

湖北省检察院在清理活动开展之初,疫情形势还比较严峻,防控任务繁重,全省检察机关均未恢复正常工作,但省院党组依然第一时间进行谋划部署,20件信访积案在9月已全部化解。福建省检察院专门下发《全省检察机关检察长接待来访工作办法》,把领导“大接访”活动与信访积案清理活动相结合,把最高检通报的案件、省院排查通报的案件和各地自行排查的信访积案作为领导“大接访”的重点案件,以领导“大接访”为牵引,推动信访积案清理工作深入开展。据统计,福建省各级检察院领导今年以来共接待积案信访人281人次,其中检察长接待90人次。

“需听证,尽听证”,晒出办案过程

公开听证是化解信访积案的有效手段,通过听证员等“第三方”释法说理,将检察办案过程“晒出来”,主动接受监督,更容易让信访人接受司法机关的决定,做到案结事了人和。

本文开头提到的辽宁陆某信访积案,检察机关考虑到信访人年纪大,在申诉路上已经走了30多年,心中的执念很难解开,决定由最高检牵头,四级院联合举行公开听证,化解信访人心结。

公开听证那天,正值台风从辽宁过境,又处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经听证员释法说理,主持人劝解慰藉,申诉人最终接受了检察机关的决定,多次站起来,哭着面向全场说:“今天刮台风,又下着大雨,最高检、省检察院、人大、政协这么多人来现场,都来听我说,我非常感谢,谢谢你们。”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在清理过程中,各地检察机关结合实际创新公开听证方式,既促进了问题解决,又方便了当事人。浙江省检察机关在清理宋某信访积案时,鉴于宋某是湖北籍外来务工人员,当时已回到湖北,为减轻信访人的经济负担,降低其“诉累”,提高办案效率,检察机关创新矛盾化解方式,借助信息化技术手段开展跨省异地远程听证,不仅打开了信访人的心结,还通过远程司法救助方式,联合人社局等单位共同给予其救助金7万元,实现了信访人“零跑腿”,从源头上减少了诉讼增量,推进了诉源治理。宋某很感激,当场签署了息诉罢访承诺书。

用公开听证的形式化解信访案件,不止步于控申部门,还要覆盖到“四大检察”“十大业务”。河北省检察机关今年共公开听证各类信访案件2212件,实现了全省三级院、各业务条线、各案件类型全覆盖。公开听证后当事人认可听证意见、接受听证结果的比例达到了97.32%。

据统计,截至今年9月底,全国检察机关共有3492个检察院对13970件案件开展了公开听证,通过听证当事人同意检察机关处理意见的12858件,占听证案件总数的92.04%,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政治效果和法律效果。

多措并举,充分运用司法救助等手段

信访积案清理过程中,各地检察机关根据案件实际情况,积极会同有关单位和部门综合运用释法说理、导入程序、司法救助和社会救助相结合等多种办法,努力形成化解合力,促进问题解决,对于抚慰被害人受伤的心灵,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弥补破损的社会关系,都有积极的作用。

“感谢你们的关心,司法救助金已经到账!”近日,远在千里之外的重庆市潼南区柏梓镇农民滕某专程致电福建省武夷山市检察院12309检察服务中心,感谢检察官帮助因案致贫的他们家顺利申请到司法救助金。

原来滕某一家因长期信访导致极度贫困,符合国家司法救助政策的有关规定。福建省检察机关在清理滕某信访积案时,及时和信访人居住地重庆市潼南区联系,两地政法单位共同研究清理事宜,最终决定给予信访人相应司法救助金,滕某当场签署了息诉罢访承诺书,一起27年的信访积案得以顺利化解。

在全国多地都有这样的案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检察机关对涉及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检察院5件国家赔偿案积极开展赔偿工作,150万元的赔偿金均已赔偿到位,信访人均签订了息诉罢访承诺书,一起历时10年,牵涉多人的信访积案得以圆满化解。

据统计,近三年,全国检察机关办理司法救助案件超过1.5万件,年均增长30.09%,发放救助金额突破2亿元,年均增长41.22%。

信访积案都是久诉不息的老大难案件,单靠检察机关单打独斗效果有限。最高检要求,要稳步提高律师参与接访比例。这是因为律师是法律“明白人”,站在“第三方”的角度,更容易做信访人的工作,在积案化解时能发挥出独特的“第三方参与者”的优势。

最高检第十检察厅厅长徐向春表示,在全面摸清案件底数的情况下,要进一步理清思路,对发现错误的要敢于担当勇于纠正,案件处理正确的要做好释法说理工作,深挖重复信访根源,落实好清理信访积案的十大措施,这也是倒逼检察官提升办案质量。

(本报全媒体记者闫晶晶)

[责任编辑: 佟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