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多元履职促进未成年人社会化大保护
时间:2021-01-21  作者:卢志坚 唐晓宇 白翼轩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孩子的事就是天大的事

江苏:多元履职促进未成年人社会化大保护

昆山市检察院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开展训诫

寒潮过后的江淮平原,新绿渐萌的乡间小道上,一辆醒目的黄色“长鼻子”校车缓缓驶来,沿途接送在江苏省涟水县某中心小学上学的孩子们。“长鼻子”校车的启用,源于当地检察机关发出的一份建议——57名学生及家长因上下学路途遥远而租住简易活动板房,存在安全隐患,应该予以解决。建议发出后,当地有关部门立即拆除板房并开通校车。

我国有近3亿未成年人,涉及未成年人案(事)件的背后往往存在着治理难点、风险盲点、社会痛点。为此,江苏检察机关严惩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的违法犯罪行为,以多元履职手段积极推动社会治理,构筑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坚强防线。

解难点,对校园欺凌说“不”

就读于江苏省镇江市某职业学校的小马(化名),至今都不愿回忆那个可怕的冬夜。为挣几个零花钱,他加入同学小单(化名)私下经营的“小卖部”,充当“跑腿”为各个宿舍送香烟、零食等。没想到,小单怀疑“业务员”们将香烟留为己用,对小马等3人进行殴打、罚跪、往嘴里塞袜子……长达近4个小时。案发后,多名嫌疑人被警方带走。

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初看案卷,镇江市京口区检察院未检负责人董露心情沉重:即便从事未检工作多年,如此严重的欺凌行为亦属罕见。深入审查后发现,小单等人并非初犯,在2018年就曾欺凌过同学小民(化名)等人。

“宽容,但不能纵容。”对这类案件,董露有一把尺子。检察机关及时将案件退回补充侦查,取得11份证据材料,将2018年发生的欺凌行为与当下案件合并处理。其间,部分嫌疑人申请羁押必要性审查,检察官与6名嫌疑人及其家属、辩护人先后沟通18次,促使他们充分理解检察机关的继续羁押决定。6名嫌疑人自愿认罪认罚;部分嫌疑人真诚道歉,并对小马等被害人作了赔偿。经过综合考量,检察机关对其中4人提起公诉,另2人因只参与其中一起犯罪被相对不起诉。

随着案件推进,检察官们的目光延伸到学校管理的诸多漏洞上来。“学生宿舍里怎能开地下小卖部?走读生小单竟然在宿舍里有床位?未成年人能买卖香烟?”带着这些疑问,董露和未检干警们深入校园走访调研。2020年6月,该院制发检察建议,提出加强宿舍管理、落实强制报告制度、开展法治宣传教育等三条建议,得到校方积极响应。

2020年11月,法院全部采纳检察机关量刑建议,分别判处小单等4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至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不等。

守护一方净土,打击校园欺凌,江苏检察机关积极作为:淮安市检察机关制作的全国首个预防校园欺凌公益MV《青春需要温暖》,点击量破5亿;无锡市检察机关开展的“防治校园欺凌,杜绝校园暴力”主题活动,获得学生家长和老师的广泛好评……

全国人大代表、扬州国凤乱针刺绣研究所技术总监莫元花说:“治理校园欺凌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近年来,检察机关积极履行职能,在依法惩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同时,更加注重犯罪预防和法治教育,将检察关爱延伸到了最基层。”

扫盲点,清扫校园周边“隐秘角落”

大多数校园附近都是店铺林立、人流众多,社会治理难度不小。2020年,江苏检察机关开展“保障校园周边安全”检察公益诉讼专项监督活动,持续清扫校园周边“隐秘角落”,先后针对校园周边培训机构、零售、餐饮、娱乐场所开展专项整治,发出检察建议162份,推动开展专项治理148次。

几个孩子不上学,流连于酒吧、宾馆,用外卖软件买酒豪饮,最终酿成恶果。在办理该案的过程中,江阴市检察院未检负责人张涛发现,酒类商品销售在线上平台对未成年人“不设防”。

根据调查情况,江阴市检察院迅速形成研判报告,就落实“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酒类商品”相关情况制发检察建议,督促线下店铺、网络平台在醒目位置张贴警示性标志与举报电话,并且核实顾客是否成年。该院会同职能部门联合开展专项检查行动,出动执法人员653人次,向784家线上线下酒类商品经营者发放行政提示书。

在督促网络平台对未成年人“禁酒”的同时,检察机关还清除缭绕在未成年人周边的“烟”毒。2020年6月,一张照片通过强制报告平台传到沛县检察院未检负责人、法治副校长王茹手中。照片中,4名打扮时尚的小女孩聚在一起,其中1人正在吞云吐雾。举报者称:“这种电子烟在学生中间卖得很火,宣称没危害不上瘾,抽起来很酷。”

王茹立刻与同事们展开调查。他们发现:一些“三无”电子烟在中小学周边悄然盛行,其“轻时尚感”引得学生们竞相模仿。不法商家为攫取更多利润,将整包烟拆开一根根零卖,美其名曰让学生也能消费得起。沛县检察院立即向相关主管部门发出公益诉讼诉前检察建议,检察官与行政执法人员对校园周边零售户开展走访,督促张贴“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卷烟”的警示标语2100余份,清理校园周边无证户3家,关停22家。

孩子的事是天大的事。常州市检察院联合市教育局、市公安局出台常州市教职工入职查询制度,对全市5万余名教师开展教师资格专项清查行动;犯有猥亵儿童罪的“名师”王某等13人应当取消教师资格,市教育局迅速予以清退纠正。无锡市惠山区检察院牵头在无锡职教园区等教育资源密集区,落实密切接触未成年人行业从业人员入职查询机制,有前科劣迹者被拒之门外……

治痛点,密织未成年人保护法网

严查违法接纳未成年人、严查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严查非法雇用未成年人……2020年8月,夜幕下的连云港市海州区,一场由检察机关牵头的“净未”专项行动正在进行。

“KTV、酒吧、网吧等少儿不宜场所,不应出现未成年人身影。”但是,海州区检察院重新梳理近年来办理的涉未成年人案件,发现部分公共娱乐场所仍存在违法接纳未成年人进入、雇用未成年人等问题。更令人忧心的是,有的孩子加入娱乐场所“气氛组”,专门负责营造气氛,带头饮酒蹦迪等。有的孩子受到不良“社会人”引诱,走上违法犯罪道路。该院未检负责人李艳云说:“因疫情影响,生意不好做,一些不良商家对未成年人违法消费、违法提供服务行为乐见其成,暑假期间已接到相关线索4起。”

为此,海州区检察院联合区市场监管、公安、文体、人社等多家职能部门开展拉网式排查整治,随机前往酒吧、KTV开展检查,将多名未成年人送返家中。多家娱乐场所因违规问题被职能部门行政处罚。

在江苏省检察院第八检察部主任毛建忠看来,办理涉未成年人案件,检察官眼中不能只有案件和卷宗,不能只是就案办案,要看到家庭教育和校园治理等深层次问题,要协调最广泛的社会力量,帮教挽救罪错未成年人,积极协助开展亲职教育,科学办理涉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密织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网。

诚如斯言,江苏检察机关在未成年人帮教率、社会力量参与率、未成年被害人救助率等方面,均走在全国前列——2020年以来,全省检察机关共向教育、民政、行业协会等部门、组织制发检察关注函26份,推动解决疫情期间困境未成年人独居、线上教学难等一系列问题。昆山市检察院推动该市旅馆行业协会发出省内首个《旅馆行业未成年人保护倡议书》,对违法经营业主集中训诫,严禁不满16周岁未成年人单独入住。太仓市检察院建立了全省首家驻检察机关未成年人社区矫正损害修复基地,在心理辅导室引入“智慧修复”平台,精准评估未成年人状态。常州市武进区检察院的“春晖工作室”救助涉案未成年人795名,“金球驿站”帮扶千名失足者,多年如一日为挽救失足少年贡献检察力量。

(本报记者卢志坚 通讯员唐晓宇 白翼轩)

[责任编辑: 佟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