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检首轮跨省交叉巡回检察第一巡回检察组工作侧记
时间:2020-12-05  作者:单鸽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当“老先进”监狱遇上新检察

最高检首轮跨省交叉巡回检察第一巡回检察组工作侧记


编者按 2020年10月,最高人民检察院首次部署跨省监狱交叉巡回检察,这是检察机关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深化平安中国建设、进一步发挥巡回检察尤其是交叉巡回检察制度优势的又一项重要举措。为全方位展示最高检首轮跨省监狱交叉巡回检察工作情况,本报特派记者随三个巡回检察组实地采访,现推出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11月22日,夜幕下的陕西省宝鸡监狱,监区内灯火通明。检察官们身着检服,带着执法记录仪进入监区,在楼道的拐角遇到了身着橙色安全服的服刑人员。

“你是夜执勤还是夜间的安全员?值几点的班?”

“报告检察官,服刑人员蔡某是楼道的安全员,从晚上七点半到九点半负责楼道的安全。”

一场针对宝鸡监狱的“夜巡”正在展开。

今年10月底,最高人民检察院首次启动跨省监狱交叉巡回检察。根据工作部署,最高检第五检察厅领导指挥并直接参与、福建省检察机关部分刑事执行检察业务骨干担纲主力的第一巡回检察组全面入驻宝鸡监狱。之所以说是新检察,除了因为巡回检察是新的制度改革,还有跨省、异地、彼此之间完全不相识……检察官们通过实地查看监狱有关场所、与干警和服刑人员谈话、调阅查看有关案件材料和监控信息、制发调查问卷等方式,对宝鸡监狱开展跨省交叉巡回检察。

宝鸡监狱,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初,是获得多项荣誉的“老先进”,实现连续19年无脱逃。当“老先进”遇上新检察,这次监狱巡回检察能提交怎样一份“体检单”?

调整思路,阅卷查找线索

有的放矢,成效可期。在跨省交叉巡回检察动员会上,第一巡回检察组组长、最高检第五检察厅厅长侯亚辉对第一巡回检察组提出了明确要求——

依法对宝鸡监狱刑罚执行、狱政管理、教育改造和疫情防控进行法律监督,维护监管秩序和服刑人员合法权益,维护司法公正,保障宪法和法律统一正确实施。

作为被监督者,宝鸡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马周平也是头一次接受这样的监督。尽管陌生,但对检察官的“体检”,他极为支持:“监狱系统一定坚持问题导向,自觉接受监督,全力配合巡回检察组的工作。”

跨省监狱交叉巡回检察自启动,来自最高检第五检察厅的检察人员迅速融入第一巡回检察组,直接参与到跨省监狱交叉巡回检察的各项工作之中。

借着监狱长表态的东风,第一巡回检察组副组长、最高检第五检察厅一级高级检察官周伟第一时间与宝鸡监狱的班子成员逐一谈话。“监狱要加强狱政管理,切实防范违禁品等流入监狱,确保监管安全;加强教育改造工作,努力把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交谈中,周伟对监狱方提出建议。

“监狱提供的案卷材料与要求的并不完全相符,比如在减刑案卷中,几乎每一本卷宗中都没有附加月考核表和加扣分审核表。”福建省检察院第五检察部副主任庄佳阳在初次阅卷时,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是案卷装订的要求不同,导致检察官在阅卷时没有发现相关的材料,还是监狱不愿提供真实的材料?”第一巡回检察组认为,这个问题应该“挖”一下。

第一时间联系监狱相关部门的管理人员,提出工作需求,商请监狱工作人员协助调取相关证据。沟通后,更多案卷材料陆陆续续被搬到了会议室,一本本卷宗像小山一样堆满了桌子和地面,甚至没有下脚的地方。

通过大量的阅卷,庄佳阳发现,之所以每一本卷宗中都没有附加月考核表和加扣分审核表,与宝鸡监狱案卷装订不规范有关,该有的材料缺失了。更值得注意的是,这背后反映出宝鸡监狱的减刑考核不规范问题,即没有按照标准加扣分,自然也没有权威性的考核表能够加以证明减刑符合条件。再翻卷,巡回检察组的成员们及时调整思路,对监狱提供的案卷进行细致调查。

组员们淹没在了卷宗之中,偶尔抬起头也是在讨论案卷中隐藏的细节问题,每一项加分扣分、每一条法律适用、每一个减刑意见,组员们都细细斟酌,不停翻阅案卷中对应的材料。

由于阅卷量加大,大家不得不加班加点工作,披星戴月,早出晚归,成为了这一段时间里巡回检察组成员们的常态。

深入监区,实地收集证据

检察办案讲究亲历性,绝不能纸上谈兵!不少细节还需要检察官们深入监狱一线发现问题,收集和固定证据:入监查手机、尿检、问卷调查、与罪犯谈话……在第一巡回检察组的动员会上,侯亚辉就提出了明确要求。

11月22日,第一巡回检察组专业技术人员携带手机信号搜寻设备入监,同一楼层根据不同的信号频段,检察官们至少往返三遍,确保不遗漏。罗务青,是从西藏自治区昌都市检察院到最高检第五检察厅挂职的干部,初到五厅,他就马不停蹄地从北京赶到了陕西参加跨省监狱交叉巡回检察工作,并随组入监查看。白天入监查手机,结束后已到晚饭时间,匆匆吃过晚饭,来不及休整,第一巡回检察组再杀“回马枪”,入监“夜巡”,查看监狱宿舍内的情况,并同罪犯谈话。

“你自伤自残以后,监狱对你采取了哪些措施?”

“监狱给我扣了分,还给了我处分。”

“什么处分?有没有严管?”

“禁闭处分,但是没有到严管队,也没有到禁闭室。”

……

检察官步步追问,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我们是最高检第一巡回检察组的,今天到五监区开展问卷调查,希望大家如实填写,情况是什么样,就填什么。”福州市鼓山地区检察院第三检察部主任徐进入监的第二件事是发放调查问卷。

考虑到宝鸡监狱老病残服刑人员较多,对问卷内容可能看不清、看不懂,检察官们现场表示:“看不懂的或者看不清的,不要着急,由我们来念给你们听。”

针对是否有服刑人员吸毒的尿吗啡检测也在同步进行中,服刑人员四人一组,排队检测,当场出结果。

问卷调查期间,有服刑人员当面将申诉材料、举报信等交给巡回检察组的成员们。“检察官,我有申诉书提交,可以麻烦您帮我转交吗?我信任你们。”

事实上,从入驻宝鸡监狱的第一天起,巡回检察组就陆续收到了来自服刑人员的信件,这里面既有控告书、申诉书等,也有举报信。按照事先的预案,检察官将这些信件一一进行编号,随后根据巡回检察组的分工,分类移送到各个办案组办理,部分信件移送到了宝鸡市检察院。

汇总问题,确定深查方向

跨省交叉巡回检察现场检察工作逐渐接近尾声。此前,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方燕受邀对第一巡回检察组的工作开展了视察。除了关注监狱系统的硬件问题,方燕对减假暂工作的透明和公开也提出了意见。方燕还提出,检察系统也要“刀刃向内”,加强对派驻检察室的监督。

对于代表提出的建议,巡回检察组的成员们也注意到了,并在实际检察中有针对性地进行了调查。比如,需要对于派驻检察立行立改的问题,检察组及时反馈宝鸡市检察院并督促整改。

每天,成员们都会根据当天开展的工作进行密集的“碰撞”,汇总已经查出的问题和收集到的证据,并不断查漏补缺,做到面上要全,点上要深,证据要确实充分。

“监狱以罚代刑,违法违规减假暂这几年都有出现,还是要查查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狱政管理比较松懈,整体管理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

“通过比对不同领导之间的谈话可以发现,部分领导对巡回检察的认识有偏颇,对问题的认识和反思还不够,说明工作理念没有跟上法治新要求。”

“教育改造流于形式,改造矫正的效果不理想;服刑人员不服从管教,伤害案件时有发生;干警的深入谈话、了解罪犯的动态也不够深入。这说明思想观念上还是重劳动轻教育。”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有服刑人员使用手机,有服刑人员参与赌博,下一步分析和梳理的过程中,要重点关注。赌博和手机对监管秩序的破坏性比较大,也是再犯罪的重要根源之一。”

“手机这个点一定要落实,这是社会上很关注的,最近几年多次爆出来服刑人员利用手机诈骗和赌博。手机是怎么进来的,必须溯源,还要深挖背后有无职务犯罪。”

“面上的问题梳理出来后,还要注意补强证据,要让证据之间能够互相印证,我们提出的检察意见才能靠得住。”

“派驻检察的工作还不够扎实,有些违规减刑没有及时监督纠正。”

……

碰撞中,每位成员都将发现的问题和证据摆在面上,查找背后的深层次问题,深入分析存在问题的原因,研究提出下一步解决问题的良方。本轮跨省交叉巡回检察结果如何?每位巡回检察组成员的心中都已经逐步勾画出了一张张图像,下一步,如何在这张图上添彩,监督解决实际发现的问题,维护司法公正,成为检察官们履职的“第一要义”。

[责任编辑: 高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