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綦江:多方见证下为申诉人送去司法救助金
时间:2020-11-27  作者:满宁 韩洁 彭静 龚孝利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重庆綦江:检察长问申诉人,您还怕被骗吗——

李阿姨不好意思地笑了

钟晓云(右)在多方见证下为李阿姨送去司法救助金

“冯老师,我是李阿姨的儿子,听说检察长明天要来打通镇,我们想见他……”一大早,重庆市綦江区检察院打通镇中心检察室干警冯建明接到申诉人打来的电话,对方一番话说得冯建明犯起了嘀咕,“上次还把检察官当骗子,李阿姨这次竟主动要求见面,这是怎么啦?”

先吃“闭门羹”——“我没钱,你们不要找我!”

2018年12月底,69岁的李阿姨在打通镇被酒后驾驶三轮摩托车的刘某撞伤,经公安机关认定,刘某对该事故负全责。不久,綦江区法院以危险驾驶罪判处刘某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同时赔偿李阿姨4万余元。

今年5月13日,李阿姨以原审判决量刑过轻、要求刘某支付赔偿金为由,来到綦江区检察院打通镇中心检察室提出申诉。不到3天,该院12309检察服务中心就回复李阿姨已受理其申诉。

调阅原案卷宗、复核相关证据,听取申诉人等多方意见,核实判决执行情况……经过一系列全面细致的审查,承办检察官、该院检察长钟晓云最终认定,原刑事判决定性准确、量刑适当,符合法律规定。

5月18日,检察官助理李蓉联系李阿姨,原本打算告知她案件办理进展,不料李阿姨突然提出撤回申诉。经不住李蓉的一再追问,李阿姨才支支吾吾说了句:“我没钱,你们不要找我!”

原来,提出申诉后不久,李阿姨就接到一个自称是公检法机关工作人员索要钱财的电话,这让李阿姨一家对检察官的身份产生怀疑,害怕遭遇骗子骗钱,于是“主动”提出放弃申诉。

如何打消李阿姨的顾虑?6月9日下午2点,在打通镇打通垭社区里,一场刑事申诉听证会正在进行……

“最近有自称是公检法机关工作人员的打电话向李阿姨索要钱财,这有损于检察机关的司法公信力,目前相关涉案线索已经移交公安机关办理。”主持人钟晓云开门见山,“今天请大家做个见证,咱们检察机关的审查活动是依法、公开、透明的。”

当地基层干部、社区工作人员和法律工作者等3人作为听证员,与受邀居民代表全程参与听证。

“刘某未赔偿全部经济损失,以及未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的因素,原判决在量刑时已经充分考虑了,这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待他有可执行的财产时,李阿姨依然可以要求他继续履行民事赔偿责任……”听证会上,钟晓云发表了审查意见,并针对李阿姨的疑问一一解答。

再遇“拖字诀”——“你们会不会把我卡里的钱转走?”

6月17日,当得知检察机关有司法救助可以申请后,李阿姨正式向重庆市綦江区检察院提出救助申请。

为核实李阿姨的家庭情况,确保精准发放司法救助金,钟晓云到她家进行了突击“家访”。也是这次“家访”,让他真切体会到李阿姨一家的难处。

李阿姨和离异多年的儿子居住在一栋老式8层居民楼顶楼。炎炎夏日,为了省电省钱,屋里没有装空调,仅靠一台老旧电风扇消暑。40多平方米的小屋,堆积了不少准备送往废品收购站的杂物。

见钟晓云一行人进来,李阿姨赶紧将桌子、沙发周围的垃圾收拾到一旁,这才勉强腾出两个位子让他们坐下。

“我儿子打工一个月也没有几个钱,生活开支都勉强过日子,我本来还可以做点活给家里减轻点负担,可又被车撞了干不了什么活儿……”李阿姨话里透着无奈,“事发后,刘某一分钱也没有出,看都没有来看一眼。”

经初步了解,李阿姨无经济来源,儿子在矿上每月收入1800元。她受伤后,因治疗伤腿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儿子离婚后还要承担子女的抚养费,一时间家庭生活陷入困境。

经会同当地派出所和打通一矿进一步调查核实,6月下旬,綦江区检察院按照程序为李阿姨办理了国家司法救助金申请。原以为一切进展顺利时,结果又出了小插曲。

7月初,李蓉联系李阿姨,请她提供银行卡卡号,以便发放司法救助金。不想,又遭到李阿姨的推拒,“我没有银行卡,不晓得卡号。”李蓉提出办一张新卡,李阿姨以“不会办、不会写字”等左搪右塞,隔空念起了“拖字诀”。

“你想不想得到司法救助金呀?”

“当然想呀,刘某一直不赔我,我家又急需用钱……

“你得把银行卡号给我……

“那不行,万一你把我卡里仅有的几百块钱转走了……

李蓉哭笑不得,看来李阿姨的怕骗心理还是没有消除。

打通“信任墙”——“你们是为民办事的好检察官!”

怎样才能彻底让李阿姨把心放到肚子里?

“那就把钱取出来,咱们自己去恐怕不行,得找‘帮手’。”为此,綦江区检察院研究决定,将司法救助金以现金形式送到李阿姨家。

8月初,在打通一矿负责人、打通镇派出所民警的共同见证下,钟晓云亲手将3.77万元司法救助金交到了李阿姨手中。“您放心,我们会继续做刘某的工作,争取让他早点赔偿,给您赔礼道歉。”钟晓云安慰道。“感谢你们为了我家的事,大热天一趟一趟地跑,这笔钱帮我家解决了大问题!”李阿姨说,“完全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就拿到了司法救助金。”

近日,当听说钟晓云会在打通镇开展检察长接访,李阿姨又来到綦江区检察院打通镇中心检察室。

“我以为你们只是宽我的心,没想到一趟一趟地跑我家里来不说,还不嫌弃我老太婆事情多。”李阿姨激动地对检察官说。

“您还怕被骗吗?”钟晓云乐呵呵地说。

“哪里哟,你们是为民办事的好检察官!”李阿姨连连摆手,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本报记者满宁 通讯员韩洁 彭静 龚孝利)

[责任编辑: 佟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