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检察故事]边疆日记
时间:2020-07-24  作者:简洁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现场让他惊呆了,眼前是一片被砍得光秃秃的木桩,地上散乱着朽败的木渣……后来每每谈起这起案子,他都用“心在滴血”来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

边疆日记

他的日记本上,记录着特殊的一天:“2017年6月20日,我身在机舱,心早已飞出了窗外,31年前的今天,当我第一次踏进顺义检察院大门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晴朗的日子……而今,在我即将迎来自己49岁生日的时候,我主动报名远赴西藏自治区,开启了这场注定不凡的援藏之旅。”

日记的主人,是北京市顺义区检察院第七检察部检察官王旭东。

回忆起奔赴西藏的那天,王旭东仍然清晰记得家人在机场送行时的不舍。妻子只说了一句 “没事儿,妈那儿你放心,有我呢”,便哽咽地再也说不出话来。一向内向少言的儿子第一次主动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爸,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北京,有我太多的牵挂,太多的舍不得,但我深知三千六百公里之外的西藏同样需要我。”王旭东那天的日记里,这么写道。

低温缺氧,夜晚难以入睡,这些高原反应从此跟他如影随形,但是他默默承受着。援藏期间,他先后深入过藏区八个县级基层检察院。

一天,一位来自牧区的藏民大叔前来上访。大叔因为土地承包问题与人发生纠纷,诉讼后仍不服判决。王旭东连夜分析案情,发现问题的症结是老人在经营草场期间因管理不善,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经济损失。

次日,王旭东和当地的藏族同事立即动身前往老人家里。藏区的天气说变脸就变脸,出发不久便下起了瓢泼大雨,本就崎岖不平的山路变得更加泥泞。随着海拔高度的攀升,高原反应让王旭东头痛、恶心、胸闷愈加强烈,200多里的山路,足足用了四个小时才最终抵达老人的家。

当老人得知他们是专程为自己从拉萨市赶到牧区时,激动地握着的王旭东手说:“可把你们给盼来了,我的事儿一定有指望了。”

“大叔,您家有几口人啊?”王旭东从最简单的家常聊起,等到老人的心情渐渐平稳后,再逐渐引入草场纠纷的话题。“其实,咱国家的承包合同法里都说了……”王旭东用最通俗易懂的话跟老人分析其中的症结。

经过几个小时的长谈,老人逐渐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好几年了,没有人给我讲过这些道理,这次我全都听你的,安心经营草场,早点把损失补回来。”临走时老人双手合十,虔诚地鞠了一躬。

王旭东从事时间最长的工作岗位就是信访接待。顺义区检察院连续九届获评“全国文明接待室”,这里有王旭东的一份功劳。

藏区的自然资源弥足珍贵,可是王旭东发现,当地检察机关在处理公益诉讼方面的经验相对匮乏。恰巧,这时辖区内发生了一起盗伐林木案。

王旭东和同事立即出发去勘查现场。来到现场后,他惊呆了:眼前是一片被砍得光秃秃的木桩。后来每每谈起这起案子,他都用“心在滴血”来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

此后,王旭东带着大家丈量受损面积,排查案件线索。因为藏区的公益诉讼工作尚处于探索阶段,王旭东把自己在顺义区检察院办理公益诉讼案件的经验分享给大家,还拟定了《关于加强公益诉讼工作内部协作配合的规定》《关于提起公益诉讼工作的实施意见》,弥补了拉萨市检察院在公益诉讼案件办案流程上的空白。

那段时间,拉萨市检察院的每一起公益诉讼案件,王旭东都主动参与。因为表现突出,他被拉萨市检察院授予三等功奖励,被北京市检察院授予“对口援助西藏、青海、新疆等艰苦地区工作突出表现奖”……

很多人不知道,王旭东刚来到检察院时,他的专业背景是机械绘图。面对专业性极强的工作,非法律专业的王旭东没有退缩。他先后四进考场,最终凭借超出常人的毅力,在37岁时,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

当年,他从最基础的书记员干起,先后在审查起诉、民事行政检察、公诉、控告申诉检察、反贪等多个业务岗位上历练。

王旭东的妻子是一名人民教师。在他从西藏回来后,2019年9月,妻子任教的学校便号召在职教师到国家级贫困县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镇中学“教育帮扶”。“我们这是援藏援蒙夫妻档,原来你做我的贤内助,现在我做你的贤内助。”王旭东在妻子临行前这样宽慰着她。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王旭东全天候坚守在信访接待窗口。因一次意外事故,王旭东左手骨折,社区的书记劝他回家休息,可缠着绷带的他坚决不退缩:“我还有一只手,我能拿测温仪呢!”

王旭东的儿子是一名社区工作者,从春节开始就坚守在防疫一线,早出晚归。王旭东嘱咐他,“别嫌苦,别喊累,正是需要你的时候。”

“爸,有您当榜样,我不会当逃兵的。”儿子笑着回答。

(本报记者简洁)

[责任编辑: 佟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