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我去吧,情况我熟悉……”
时间:2020-02-16  作者: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1月24日,晚上9点,手机来电的铃声打乱了我和4岁儿子小棋玩耍的节奏。

“小周,院里启动了防疫工作预警方案,你春节期间能否到岗?”“我 ok,穆科长,这种时候年轻人必须主动靠前,再说我还是预备党员呢,您放心,我去看守所值班。”挂断电话,一旁的妻子投来关切的目光。我安慰了妻子几句,又去安抚了埋怨不能继续陪他玩耍而哇哇大哭的儿子。

1月25日,大年初一早7点,往日热闹的街上空无一人,我来到天台县看守所,迅速投入到抗击疫情阻击战。佩戴好口罩,经过体温测量后,我进入了工作区,整个看守所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周边的一切仿佛都在提醒着我,这场战“疫”异常严峻。

我和看守所民警一道,开始排查工作,先对在押人员的户籍地进行了梳理,排查出两名湖北籍在押人员。我的心一下紧张起来,迅速查看了他们的入所时间,庆幸的是他们从入所至今已经超过14天,目前各项身体体征也都正常,可以基本排除感染可能。

第一天的工作中,我向看守所提出了加强所内的消毒工作、在押人员食品安全管理等建议,被他们全部采纳。

之后的几天,我和科长往返于小区和看守所之间,全力支持看守所的疫情防控,配合做好提讯室、监室、食堂等场所的消毒工作,落实进出人员、在押人员的体温检测及口罩佩戴等规定,一遍遍地巡查看守所,摸排新入所人员,教育引导在押人员加强自身防护。随着疫情的发展,我在看守所的活动范围也被限制得越来越小,监区不再允许入内,我便通过监控方式查看监区活动,做好监督配合工作。

2月3日,节后正式上班的第一天晚上,穆科长再次给我打来电话。

“还是我去吧,之前我都已经呆习惯了,情况我熟悉……

“14天时间都在看守所,你家里情况可以吗?”

“没问题,我想好了。”

看守所开始实行14天驻所值班制度,计算着在接下来的两周时间,都将见不到家人,我的内心有点酸楚。妻子默默地帮我整理好日常用品,眼圈红了,嘴里念叨着“我们结婚以后还没有分开过这么久呢”,母亲也帮我收拾好了被褥,临行前还塞了几包老坛酸菜方便面。“这个你最爱吃,带几包去。”妹妹揽下平日里陪父亲锻炼的活儿,儿子小棋似乎还不知道接下来两周都见不到我,依然坐在我的腿上嘻嘻哈哈地上下蹦跶。

2月4日早7点,我拉着行李箱准备出门,小棋哭闹着,母亲将他抱起,跟我碰了碰额头。我亲了他一下,转身离去……

(口述:浙江省天台县检察院第三检察部 周杨)

(本报记者范跃红 通讯员戴莉娜整理)

[责任编辑: 佟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