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检察故事]骑士梦想
时间:2019-06-28  作者:李英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图为骑行中作者,享受以险为乐,以苦为甜。

我(左)与王昕

铁路上大事小情,不仅因为我们铁路检察官职责所在而念兹在兹,身为铁路之子,我们对铁路有着超乎寻常的情感。在我们看来,坚硬的道砟,平顺的钢轨,是骨架,是血脉,是心肺。——通化铁路运输检察院李英

夜晚。伴随着四根排气管低沉的轰鸣声,胯下的马格纳750摩托车在风驰电掣。巨大的车身犹如钢铁之狼,在起伏不定的道路上飞跃、俯冲。

突然,前方迎面而来的一台轿车在距我不足20米的地方紧急调头,我紧急将前后刹车一起抱死,但距离太短了!最后关头,我拼尽全力将摩托车硬生生向左扳倒在地,轰隆一声巨响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两个半月的治疗期是一种痛苦的折磨。由于髋关节右侧骨折,右腿被牵引固定,膝盖部分始终疼痛肿胀,整个治疗期间无法翻转身体,导致全身酸痛不堪,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

终于熬到钢钉从大腿骨中抽出的那一刻,一下子感觉整个身体都轻松起来了,又修整了两天,第一次走出家门,顿时感觉整个天空都是晴朗的。

踏过鬼门关,那一刻,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

一名信号工的成长路

1995年11月,通化铁路运输检察院第一次面向铁路分局各站段公开招聘两名司法警察,我与同是部队复员、同在车辆段工作的王昕一起通过考试,于当年12月25日正式调入检察院,在办公室任法警兼司机工作,从此开启了新的重大人生历程。

我高中毕业我就当兵了。匆匆三年,于1991年从部队复员,先是被分配到离家20多公里远的一个偏僻小站当养路工人,那时正值寒冬,每天顶风踏雪10多公里检修线路。半年后调入电务段当了信号工,每天的工作就是铁路行车信号与轨道转换电动辙岔的维修养护。

风里来雨里去,酷热寒冬,习惯于列车的轰鸣、铁轨的震颤。我喜欢那种飞驰而去的感觉——前方,总是一个神秘、迷人的所在。

我的骑士梦想就在那样的日子里酝酿着。

检察院办公室年轻人多,主任要求我们平时多学业务。那时候年轻,懵懵懂懂。司法警察要会点功夫,有一次,主任不在家,在大家的鼓噪下,我和王昕比划着要在办公室摔一跤,撕扯了半天,直到把衣帽架撞倒,桌子撞歪才罢休。过后王昕偷偷告诉我,肩膀疼了俩星期都没敢跟家里人说。

第一次配合办案部门去大连抓捕犯罪嫌疑人,警车行驶至鞍山地段已是半夜时分,我稳稳地开着车,大家在车里也早打起了鼾声。突然发现高速公路前方斜停着两辆车,有人挥手求救,停车后看见求救者满脸是血,后方追尾的大货车已将前方轿车的后备厢撞进后座,满地碎玻璃。被救的两人上车后对我们说:“已经拦了一个多小时车了,没有一辆停的……”当把他们送到医院,准备离开时,两人说什么也不放我们走,非要我们留下单位联系方式。当我们完成任务于第三天下午返回通化,刚进办公室,检察长表扬了我们半路救人之举。

最惊心动魄一次救援发生在1998年6月,我驾驶警车送办案人员去梅河口,独自返回至通沟路段时,前方一辆部队运输车与对向行驶的吉普车迎面相撞,巨大的撞击将吉普车掀翻在路基下方,车上四人昏迷不醒。我马上拦截过往车辆并组织人员将伤者抬出,由于警车空间狭小,无法拉运四名昏迷伤者,与同向行驶一辆轻型货车司机商量后,组织围观人员将伤者抬上货车,而我打开警灯在前面开道,同时提前与医院取得联系。将伤者送至医院后,我与货车司机悄然离开。虽然这一次救援没有感谢,没有表扬,但自豪也是满满的。

骑士精神,就是一种富有浪漫色彩的侠义精神。但我后来知道,这样的认知单薄了。

仰慕骑士

第一次观摩分院在我院举办的公诉业务标准化庭审现场,我和王昕坐在最后一排。当看到我院公诉人——沈玉德科长在法庭上让犯罪嫌疑人当庭认罪服法的场景,令我们仰慕:这才是真正的骑士!若干年后,已是我院刑事检察部部长的王昕跟我在一次聊天中说:“正是当年那场标准庭上沈科长的精彩表现,直接促使我决定了未来的方向。”

1999年3月,王昕转任书记员,并参加了全国成人高考。9月,我经单位推荐,参加分局驾驶员技术表演赛并夺得第一名。又过了一年,在检察长的督促下我也参加了成人高考,先后取得了函授大专和本科的法律文凭。

2005年2月,车祸之后再次回到单位上班,走路还是有些瘸,闲暇之余,挥之不去的摩托梦又萦绕回心中。央求妻子半天,尽说越野车“跑不快”的“优点”后,花8300元买回一辆二手越野摩托车。

当我和车友们不知疲倦地畅游于山野之间的时候,王昕和后到我院工作的三位大学生已经开始参加司法考试培训班。我一看眼热了。但一打听,买书和资料加上补习费要一万元以上!我没舍得花钱。后来借到一本历年真题,翻看一遍后,发现许多似是而非的法律问题挺有意思,于是在报名截止最后一天,决定参加考试。

那一年,只有王昕一人通过了司法考试,我考了253分,跟我开的警车尾号一样,距过关差了100多分。事后问王昕怎么学的,他说:“你看看,我看的书都有二尺多厚了……”他让我仰慕,也让我粗略懂得了司法考试的艰难。

第二年5月,囫囵吞枣看了两个月《司考指南》,才考了266分,比第一年高了13分,而其他三名同事在这一年全部通过了司法考试。

第三年,还是没过。不过,距离通过只有24分的差距了。而我最大的收获,是喜欢上了看书、写字。考试带给我的,已经超过了考试本身。我也会经常回味骑行穿越一座座高坎和滩涂,不怕摔,不怕死……

2008年春节刚过,我就开始有计划地看书,这一年新刑法颁布,应买一套新书,没舍得,不过我已经融会贯通。这一年,我以374分成绩通过司法考试。

王昕很快成长为一名优秀公诉人,承办了一大批有影响的案件,成为业内的专家……如今,他已担任内设机构改革后第一检察部主任,我也被提任司法警察和信息、调研工作负责人。

一次骑车路过车站广场,看到有献血车停在那里,开始想献800cc,医生不让,最多一次让献400cc,看到摩托车后,劝我回去慢点骑,别迷糊摔倒了。原先单位有献血指标,自己没排上,这次了了心愿。之后,与车友商量决定:组织一次集体献血活动……

1997年4月,通化市工艺美术厂创作《松花紫荆情系根》巨型松花石砚,代表吉林省2600万人庆祝香港回归。在制作现场,我一下子就被松花石那翠绿的颜色,温润的质地,神秘的历史和传神的雕刻技艺所吸引。利用业余时间,我骑行走遍了吉林、辽宁两省所有松花石产地,于2013年夏开始撰写研究成果。每天坚持写作到深夜,父亲发现我已经开始秃顶,多次心疼地劝我不要再写了。

有付出就有回报,2014年11月,《中国松花石文化传承与发展》正式出版发行,通化师范学院美术系将其作为指导用书,并聘我为客座教授,我也因此走上了大学讲台。

“我是风中之叶,且看我如何翱翔,看我穿梭天际……”骑行中的以险为乐,恰似生活中的以苦为甜。我仰慕的那些人,为我指引方向。我的骑士梦想,一天比一天丰厚。

在火灾现场

2015年仲夏的一天,头晚下了一夜的雨,天蒙蒙亮时,公安处消防支队赵队长打电话给我,梅通线109公里处铁路道口房起火被烧,起火点是停放在道口房仓库里的三轮摩托车,但起火原因无法确定。我俩住邻居,平时知道我对摩托车有研究,他请我协助现场勘查。

现场雨还没停,烧得面目全非的摩托车已从被焚毁的仓房中拖出,道口房也被烧掉一半。通过仔细检查,我发现三轮摩托车电瓶正极接线与车架接触处有轻微外皮磨损,细看磨损处头发丝般细铜线与大架接触处已有几根断开,断开处有电起火融珠形成特点。道口员头晚骑摩托车来接班,破损处受雨水潮湿与车架导电,由于摩托车电瓶小,电流也小,不能即时熔断保险开关,在仓库时间过长,导致线束过热起火燃烧,烧断油箱油管后,大火于是倾泻而出。

“不愧是摩托骑士!”现场公安处和消防支队领导不由得赞叹。

铁路上大事小情,不仅因为我们铁路检察官职责所在而念兹在兹,身为铁路之子,我们对铁路有着超乎寻常的情感,坚硬的道砟,平顺的钢轨,是骨架,是血脉,是心肺。

秋初的一个双休日下午,我正在骑摩托车,接到赵支队电话:距离通化100多公里松树镇车站信号继电器室发生严重火灾,他的同事已赶赴现场,他在梅河车站检查工作,现乘火车赶回通化,希望我开车送他去火灾现场。路上,他向我介绍了他了解到的情况:继电器室共烧毁四排继电器组合架,车站所有信号设备已停用,现场接发列车全靠人工指挥,严重影响铁路局集中接发列车控制系统。

由于抢修,烧毁的四排继电器组合架已被移至室外广场,现场勘查已无价值,火灾起因据现场人员介绍无法确定。

我沉吟了一会儿,对他说:“我以前干过信号工,清楚继电器室组合架。一个车站的电气集中控制系统全部在继电器室,一排排组合架上满是砖头大小的继电器,排满整个大房间。继电器触点全部都是银触点,可以减少电火花产生,有继电器外壳保护,不会发生火灾,但车站所有信号设备使用的是安全电压36V,每个区段一定会有一个‘交流变直流’变压器,其实摩托车也有一个硅整流变压器,也是交流变直流,损坏后会发出高热,产生高热才有可能发生火灾。这样,你让他们看看有没有变压器吧。”现场很快反馈回来,每个继电器组合架上都有一个20×30厘米左右见方变压器,烧毁的第二排继电器组合架的变压器烧毁最严重,疑是起火点。

驾车到达现场已是晚上十点,技术工人正在满屋都是刺鼻塑料味的继电器室组装新的继电器组合架,屋顶已被全部熏黑,现场一片狼藉。确定起火点是第二排上的变压器后,他们拆开已经被烧得发白的变压器。我与公安处领导和赵支队反复研究后,确定起火点就在变压器上,但还是难以确定起火原因。

时间不知不觉已到后半夜,消防支队的同志有的在等待中已经趴在车站办公室桌子上睡着了。火灾现场找不到起火原因就如同刑事案件没有证据一样,我拿起已经被拆开的变压器再一次仔细梳理,拆散全部线圈后,卸下线圈中心的硅整流器后,终于在固定硅整流器散热片中心螺丝孔中发现有一颗泪滴形状的熔点。我兴奋地大喊一声:找到了!

所有人都起来了,我拿起硅整流器展示给大家看:熔点完全符合硅整流短路后电高温高热形成的特点。虽然线路前端有一个保险丝,但前端保险丝是10A的,硅整流短路后的电流不够击穿10A保险丝,持续短路后,在变压器内部形成高温高热,引燃连接电线后引发火灾。如果在变压器前端格外增加一个1A的保险丝,硅整流一旦短路就会击穿,就可以永久避免类似火灾的发生了。

在当天上午的现场会上,赵支队向来自沈阳铁路局电务处负责人、沈阳电务器材厂技术人员、吉林电务段段长等详细介绍了火灾现场勘查情况,并提出整改建议。

一周后,赵支队再次约我一同对通化车站继电器室进行消防检查,发现所有继电器组合架上变压器前端正负极都加有一个1A的保险丝。我与赵支队相视一笑,问现场信号工,保险什么时候加上的,信号工回答:三天前,段里发通知,路局要求所有继电器室变压器前端加1A保险丝,所有车站信号继电器室的火灾隐患由此杜绝。

[责任编辑: 佟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