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检察故事]他为何变了一个人
时间:2019-05-24  作者:徐晓红 刘璇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2018年3月的一天,南京市第二看守所的张红斌警官来到驻所检察室:“前几天我们监房来了一个叫王兴友的,不服从管教,还跟同监室的人大吵大闹,从昨天开始干脆连饭也不吃,闹起了绝食,都说你们驻所检察官有办法,你们能不能找他谈谈?”

他为何变了一个人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周兴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朱赫

耐心倾听

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检察官徐斌

2019年3月的第一周,星期一一大早,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派驻南京市第二看守所检察室,来了一位神采飞扬的中年男子。他一进门就紧握住驻所检察官周兴、徐斌的手,操着略带口音的普通话滔滔不绝起来。

“检察官对我们一家人的关怀我永生难忘,你们的帮助让我的心里暖暖的,我现在干什么都有劲……”一边说着,他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五张崭新的百元人民币“啪”一下拍在周兴的手里。

周兴与徐斌相视一笑,收下了。

男子叫王兴友(化名),一年前他可不是这样的状态。

绝食之人

王兴友闹绝食,谁的话都不听。周兴和徐斌知道,张警官从事看守所管教工作20多年,经验丰富,他都觉得没招儿了,一定棘手。

周兴和徐斌仔细查阅了王兴友的档案:王兴友,男,2018年3月因其上访诉求未得到满足,携带上访材料、两瓶装有汽油的饮料瓶和四个打火机,跪在本市主要交通要道的快车道中间,准备泼汽油时,被现场执勤的保安等人控制;后因涉嫌寻衅滋事罪于同年4月11日经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由公安分局执行逮捕。王兴友之前曾因在某市高铁站妨碍列车通行受过行政处罚。

看完案卷材料,两位检察官心里沉甸甸的,王兴友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是固执还是暴戾?他为什么一次次用极端的方式闹事?为何如此暴躁、易怒到了自残的程度?

第二天,他们找王兴友谈话了解情况。

两位检察官静静地打量着眼前的王兴友:他中等身材,微胖,相貌普通,警惕对抗的眼神中没有闹监人常有的阴郁与涣散,倒有一份清澈与阳光。

这样的初步印象让两位检察官讶异。

有着20多年驻所工作经验的检察官判断,这是一个性格外向的人,不会藏着掖着,喜欢直来直去。只要不掩饰,给予他真诚的关怀,他们就能走进王兴友的内心。

徐斌给王兴友倒了杯水,谈话从鼓励他倾诉开始。王兴友情绪激动,充满愤懑。他的怒气来源于他对外地住所拆迁补偿的不满,他没料到自己的行为被刑事追究。检察官不愠不火,耐心倾听他滔滔不绝地讲述。几个小时的放松聊天之后,王兴友放下戒备,情绪也缓和了下来。两位检察官适时劝导:“人的一生都会遇到几次大麻烦大挫折,关键是你怎么对待,用什么方法解决。合理的诉求应当用合法的途径解决,但如果你的行为已触犯了法律……

这之后,检察官周兴、徐斌每次巡视监房,都会到王兴友监房看看,开导他几句。渐渐地,王兴友也能遵守各项规定了,远远看见检察官来,他都主动上前打招呼。一个月后的一天,王兴友主动要求会见驻所检察官,他将自己在外地拆迁遇到的问题,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向检察官和盘托出,请求帮助。

纠纷化解

两位检察官意识到,王兴友的行为不是简单的闹监。他的情绪虽然安稳了,但思想根源解决不了,矛盾隐患依然存在,诉讼目的难以达到。

王兴友涉嫌犯罪的根源在于对拆迁补偿不满,他屡屡做出极端的行为,是想把事情闹大,引起社会关注,来解决他的困难。虽然他对拆迁补偿的期望太高,但是通过做细致的工作,还是有说服解决的可能,当然工作的复杂与艰巨也可想而知。

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院检察长朱赫听取王兴友案汇报后,高度重视,“办理一个案件容易,教育改造一个人不容易,要在解决案件背后的深层次问题上下功夫,真正促进人心稳定、社会稳定。王兴友不是个坏人、恶人,要让他真正改变想法和行为方式,而不是走向社会的反面……”朱赫强调,检察机关的责任应该是力争解决矛盾,让一个满心怨怼的人消除怨气。

王兴友对拆迁补偿的过高诉求与拆迁补偿之间有着较大的出入,如何劝导王兴友正确表达其合理诉求,以达到真正化解矛盾纠纷的目的?办案检察官们积极与相关信访部门取得联系,信访部门则希望检察机关利用职能优势和工作便利,帮助做好王兴友的思想工作。

2018年5月17日,朱赫赶到看守所会见王兴友,从关心其家庭到分析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对家庭造成的损失以及如何依法表达合理诉求等方面耐心引导。朱赫亲切随和、坦诚相待,令王兴友感动,他眼睛里闪着泪花,不住地点头。

王兴友说,在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人有两个,一个是他大女儿,她先天缺陷,生活要靠别人帮助,这也是自己努力赚钱的动力之一;第二个是他的二女儿,成绩极为优秀,当年即将参加中考,是王兴友的骄傲,是全家的希望。他把二女儿的信主动拿给检察官看,幸福之情溢于言表。那份浓浓的爱女之情也深深感染了在场的检察官。

随后的几次劝谈中,朱赫鼓励他将眼光放长远,理性对待拆迁补偿,自己创造幸福生活,王兴友终于表示愿意在合理的诉求范围内与地方部门协商,请求检察机关给予帮助。

事不宜迟,鼓楼区检察院立即行动起来。

一周后的5月24日上午,鼓楼区检察院专门协调安排王兴友户籍地相关部门就拆迁安置补偿首次正式谈判,多年未结的拆迁纠纷,当天便达成了一致意见,令当地有关负责人非常意外。

随后在检察机关的推动下,相关部门积极协调落实具体解决方案。一个月后,拆迁事宜获得了圆满解决。

此时的王兴友真正对自己曾经的犯罪行为痛悔不已。他给驻所检察官徐斌写信:“……明天是我儿子五周岁的生日,请您帮我打个电话,告诉家人我在这儿很好,祝福儿子生日快乐及家人快乐,特别是二女儿一定听老师话,给妹妹弟弟做一个好榜样。我现在一切都好。法院判决是什么结果我都接受。祝你们平安。”

是否羁押

在等待法院判决的那段时间,王兴友像变了一个人,由刚入所时拒绝进食、拒绝管理、胡搅蛮缠到现在主动配合支持管教工作,帮助同监室的人犯一起进步,并乐此不疲。他跟谁说话都谈笑风生,对未来不再绝望。

犹如换了一个人一般的王兴友多次表示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不会再做危害社会的行为,要做对社会有用的人,以积极的态度回报社会。

王兴友已完全认罪服法,按理说,其对社会的危害也已根本消除。是否还需要继续羁押?

从维护其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驻所检察官想到王兴友一家人靠其生活,上有两个生病的老人,下有四个未成年子女需要照顾,对其关押已无必要,此时已具备法律规定对其可作羁押必要性审查的变更。

综合考量王兴友全案,鼓楼区检察院决定对其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朱赫亲自承办此案,审查王兴友是否具有继续羁押的必要性。

2018年11月5日,鼓楼区检察院召开了王兴友羁押必要性公开审查会,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特约检察员、信访部门代表、基层组织代表、王兴友的辩护律师和批捕、公诉检察官,驻看守所检察官以及监管机构代表近二十人参加。

经公开审查评议,最后一致同意可以建议办案机关对王兴友变更强制措施。11月6日,鼓楼区检察院向区法院发出对王兴友变更强制措施建议书,2018年11月7日,鼓楼区法院决定对王兴友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2018年11月7日,鼓楼区法院采纳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判处王兴友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一年执行。

500元钱

被释放回家后的王兴友一直感激检察官对他的帮助。当得知驻所检察官曾为其垫付500元生活费,他立即再次来到了看守所检察室。

原来,在押看守所期间,王兴友家人曾委托南京亲戚照顾王兴友,但其亲戚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前来,也迟迟没有按王兴友要求转来生活费,王兴友在监房内没有零花钱,情绪低落。细心的周兴了解情况后,自己掏出五百元,告诉王兴友是其亲戚代为转交的。自认为得到亲友关心的王兴友情绪顿时好转。这件事,王兴友被释放后回到家里才知道。

“我们一家人现在生活非常幸福,二女儿以高出县中40分的成绩顺利被县重点高中录取,我有能力让一家人都过上幸福的生活……”王兴友满面春风,执意要请检察官吃饭表示感谢。

“吃饭就不必了,你们一家人生活幸福,比请我们吃什么都开心啊!”周兴握着王兴友的手笑着说。

临别,他们紧握王兴友的手,在他耳边叮嘱:“以后遇事一定要冷静,切不可鲁莽冲动啊!”

“是的是的,我都记在心里了!”王兴友憨憨地笑着,连连点头。

2019年2月26日,王兴友案被评为2018年度全国羁押必要性审查精品案件。

“印象深刻,值得借鉴,功不可没。”相关信访部门认为该案的办理开启一种化解社会矛盾的新模式,检察机关充分发挥职能优势,成功化解社会矛盾,实现了政治、社会、法律效果的有效统一。

“司法不是穷尽一切的唯一手段,带着人文关怀去办案,真诚地关心嫌疑人,主动化解矛盾,帮助更多的人像王兴友一样顺利重新回归社会,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才是司法的最终目的。”朱赫说,“从源头上消除犯罪根源,将化解矛盾风险贯穿办案的每个环节,这是本案办理带给我们最大的启示。”

[责任编辑: 佟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