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生:追求办案质量,他从不怕麻烦
时间:2020-06-29  作者:刘立新 王天润 张友志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追求办案质量,他从不怕麻烦

——记河南省尉氏县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第二检察部副主任田文生

田文生在认真审阅案卷。

田文生,现任河南省尉氏县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委员、第二检察部副主任。1994年从事检察工作以来,他先后办理各类案件2000多起,累计追捕追诉漏犯78人,无一错案。曾获全国模范检察官、感动中原十大年度人物、河南省扫黑除恶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入选“中国好人榜”,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2015年办理的赵大闯等人污染环境案被最高检评为年度打击破坏环境资源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例。

“刚从厂里回来,看他们复工复产情况遇到啥难题、对检察工作有啥需求……”近日,记者来到河南省尉氏县检察院采访田文生时,他刚调研回来。

虽已52岁,走起路来却虎虎生风,与人说话时,憨厚的眼神会显出几分拘谨,而当谈起办案业务时,又透出一种无比的自信和会心的安宁。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深深地记住了这个在工作生活中充满热情的田文生。

生活的低标准与工作的高标准

田文生是家里唯一走出农村的孩子,赡养年迈双亲、帮衬兄弟姐妹,从参加工作那天起,他的日子一直没有宽绰过。

2010年1月,田文生的妻子被诊断出患有重度疾病。为了给妻子看病,田文生四处借钱,最后不得不把房子卖了。所幸的是,妻子的病情逐渐好转。采访前几天,田文生带着妻子去开封市中医院做检查,为了省钱,夫妻俩晚上住在一家青年旅舍,价格是每人每晚19元。“咱本身就是农民出身,一点也没觉得旅社的条件有多简陋。”田文生说着,一脸满足的神情。

田文生虽然对个人生活标准要求很低,但对于工作,他的要求标准却很高。

“案件其实并无大小,哪怕再平常不过的一起案件,对当事人来说都是大案。”田文生说。

2012年7月的一个夜晚,犯罪嫌疑人段某持木棍将同村在外纳凉熟睡的李某打成轻伤。因案发时正值深夜,且现场只有犯罪嫌疑人段某和被害人,公安机关凭李某的模糊指认将段某刑事拘留,但段某却一口咬定自己晚上从未出过家门。

案件移送检察院后,作为承办人的田文生经审查发现,犯罪嫌疑人段某与被害人李某之妻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案发前,李某组织人员欲惩治段某,段某寻求报复,有作案动机,有重大作案嫌疑,但证据不足,捕还是不捕?田文生没有草率作决定。多年的办案经验告诉他,此案如若处置不当,后果会很严重。

接下来,他骑着他那辆半旧的自行车,顶着炎炎烈日,先后三次到看守所提审段某,对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抓住其害怕承担责任的心理,为其分析事情的利害关系,帮助其打消疑虑、坦白交代自己的犯罪行为。同时,他又马不停蹄赶到案发村里实地走访调查,做被害人的思想工作。在田文生的耐心劝说下,段某终于道出了事情的原委,自愿接受处罚。段某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赔偿被害人医疗费3万余元。

生怕麻烦别人而自己从不怕麻烦

“老田去法院出庭从不向院里要车,都是骑自行车,有时院里给他派车他也不坐。”采访中,尉氏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宋永安说。

“自己能做的事,何必要麻烦别人呢?再说,离法院又不是太远,骑车虽然慢点儿,早走一会儿就是了。”田文生轻描淡写地说。

田文生生怕麻烦别人,但是,为了追求办案的高质量,他却从不怕麻烦。

2020年1月,潘某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移送审查起诉。田文生在审查中发现,潘某是一家民营企业实际经营人,企业经营和管理业务都由潘某本人处理,如果潘某被起诉,不仅会影响企业复工复产,也会影响当地100多名员工就业问题。疫情防控期间,潘某在企业停产的情况下依旧捐了5000元给当地村委会,其企业连续两年获当地纳税贡献奖,每年纳税100余万元。鉴于潘某系初犯,且已补缴税款和滞纳金,自愿认罪认罚,根据对民营企业依法保护的有关刑事政策,该院拟对其作相对不起诉处理。

如何认定是民营企业呢?田文生查清了该企业的工商、税务登记和用电情况的第一手资料,又带领同事一起到企业所在地进行现场勘查和测量,准确地测得了该企业的占地面积、厂房面积和办公面积,认定该企业是一家名副其实的民营企业。

4月23日,尉氏县检察院邀请该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及其他有关方面代表,参加了对潘某拟作相对不起诉处理的听证会。经过当场展示现场勘查笔录、实地调查材料以及潘某认罪认罚情况等,与会人员一致同意检察机关对犯罪嫌疑人作不起诉处理的意见。

目前,这家企业已全面复工复产,10余名建档立卡贫困户员工和80余名本地员工也已到岗到位,而且还接到全年订单量的二分之一,年产值可望突破4000万元,企业产销形势乐观。“工作做细点,虽然麻烦些,但案件质量高了,累点也值得。”田文生说。

外表的单薄与内心的强大

田文生身高165厘米,脸色黝黑,衣着朴素,举止拘谨,一遇到生人还会显得有些木讷,给人一种单薄的感觉。

“田文生外表看似瘦弱,其内心隐藏的却是对工作近乎完美的追求,他做事雷厉风行讲究原则,在面对人生艰难的时候,也从未停下来或是放慢脚步影响办案质量。”尉氏县检察院检察长陈军波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2010年1月,田文生为妻子看病欠下15万元外债,再也筹不到钱时,他只得让妻子暂时出院,住在租来的平房里。妻子病情好转后,为了省钱,他多次骑着自行车带妻子到开封看病。炎炎烈日下,40多公里的路程,整整骑了3个多小时,田文生浑身像水洗了一样。“生活会慢慢好起来,虽然眼下有点困难,但活得坦然、过得踏实!”田文生用他的乐观,展示着他战胜困难的强大信心。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办案中难免会遇到说情的、物质诱惑的,甚至威胁恐吓的,田文生从来都一笑置之,因为他坚信邪不压正。

2018年,田文生负责办理了苏某等人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案子刚一接手,他就收到嫌疑人亲朋好友捎来的话,提醒他“得饶人处且饶人”。但田文生不为所动,办案动作毫无“变形”。面对130多本卷宗,2万多页证据材料,他利用计算机数据管理分析功能,建立了上千个、累计达190余万字的电子文档,制作了98页证据索引表,并建立60多个数据分析模型,大大提高了庭审举证质证的效果。一审开庭审理时,经过展示生动细致的证据分析图表,33名被告人全部当庭认罪。“我原来准备进行无罪辩护的,但田文生步步为营,我也只能仅对量刑情节进行一些辩护了。”回忆当时的情况,辩护律师王浩这样说。

“比如破坏选举这一项,就有这么多事实证据可以证实。”田文生特地把记者领进他的办公室,打开电脑,以他正在办理的又一起涉黑案件为例,向记者展示他专为办理涉黑犯罪案件而量身定制的“定量描述”的模型。田文生一边移动鼠标,一边解释着:“在法庭质证时,把数理定量分析引入举证质证的过程,这就等于多了一个杀手锏,被告人不得不认罪,辩护人也会哑口无言。”

说着说着,田文生禁不住“嘿嘿”地笑出声来,天真得像个孩子,让你根本意识不到他是在办理一起涉黑犯罪案件。

(本报记者刘立新 通讯员王天润 张友志)

[责任编辑: 佟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