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守护公共利益与国家利益的“利器”(下)
时间:2019-11-30  作者:  来源::央视社会与法《法治深壹度》
【字体:  

视频文字实录

解说:2018年9月的一天,浙江省嵊州市检察院接到一条举报信息。

浙江省嵊州市检察院第五检察部副主任温一浩:有群众举报说夜间生猪屠宰产生的噪声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

解说:检察机关工作人员马上展开了调查行动。

温一浩:根据他们举报的线索,我们实地去踏勘,第一次去的时候扑空了,第二次我们是凌晨六点钟左右去的时候看到一个屠宰留下来的血迹现场。群众围过来之后,他们反映出来的那种激动:你要看看,早上我在这里洗衣服的,全是血水,怎么洗?

解说:同时,工作人员去当地菜市场发现了大量没有经过正规检疫手续的猪肉在销售,这对于老百姓来说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浙江省嵊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金利烽:一个猪杀出来不是有好多的那个章的吗,这个章才是保证肉品的安全。

温一浩:三次凌晨前往实地勘察,基本上都是一上班就直接去现场了,因为想抓那个现场痕迹。

解说:最后一次他们终于找到了证据。

温一浩:准备要去收网,猪一叫,好了,猪可能要死掉了。我们赶紧冲进去,现场我们就把他给抓到了,然后接下去就是现场勘察、询问笔录把这个证据固定住。

解说:而通过调查,市场上的不合规猪肉不止是这一个屠宰点出来的,总共有四个乡镇的七个屠宰点都在进行这样的非法屠宰。

温一浩:顺藤摸瓜继续去另外一个点,也再通过现场勘察、询问笔录。长乐的一个屠宰场到了之后我们车子一停下来,他们说检察机关怎么来了?是不是这个屠宰场的管理人员犯罪了?我说不是的,我们是过来调查生猪屠宰的事情的。十几个群众都围过来了,把我们警车都围住了,然后他说你们这个事情都管?快点管管,他这个地方就是屠宰废水直接流到那里那个地方下来的。他们确实是有存在废水直排的情况,造成环境污染。

解说:群众提出的疑问,为何他们生活中碰到的没人管的事情,检察机关的工作人员会来管呢?原来检察机关作为我国的法律监督机关,从2017年开始就被赋予了一项崭新的法律监督职责——那就是提起公益诉讼。

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二级大检察官张雪樵:老百姓向检察机关投诉或者反映举报在什么地方存在公共利益的损害,河流污染,或者是有人卖假货了,哪里食品超市里面又卖假的有机食品,这些都可以向检察机关来反映。检察机关建立了一个统一的便于老百姓举报的平台——叫12309。

主持人张越:这个是全国统一的举报号码吗?

张雪樵:全国统一的,对外公布的电话。老百姓拨打的这个电话号码,全国是统一的叫12309。

张越:那我估计这个号码一拿出来会有很多的老百姓找你们来反映问题,检察院又如何判断和筛选哪个是我们检察院检察公益诉讼的工作范围。

张雪樵:检察院是公权力机关,任何公权力机关它的职权是必须要法律赋予的。目前《行政诉讼法》和《民事诉讼法》授权给我们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的法定领域主要有五个范围:其中四个是行政公益诉讼的范围,生态环境与资源保护、食药品的安全、国有财产的保护、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民事公益诉讼里面增加了一个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这方面受到损害的,我们可以挺身而出为英雄讨个公道。科技在发展,现在有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开发了随手拍,老百姓手机里面有这个随手拍,在外面散步发现草地、森林被破坏,河水被污染,就拍个照,通过手机传到12309这个平台,我们有专门一个分析接收举报线索的这个平台,然后我们再梳理再根据具体情况是不是要再去调查核实,是不是要去提起公益诉讼。

解说:从这条线索的举报原因来看,是私屠乱宰影响了老百姓的生活造成了河水的污染,那这件事原本应该由谁来管呢?

温一浩:村主任他说,因为这个事情,他们在人代会上每年都跟环保部门提意见,每年都解决不了,环保部门认为这个是农业农村局管的,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你叫农业农村局去取缔掉,取缔掉不就没有这个污染了吗?

解说:那么农业农村局又会怎么说呢?

浙江省嵊州市农业农村局畜牧业发展中心主任俞朝:那个地方以前设置了一个屠宰点,现在就是把它并到了另外一个屠宰点,但是另外一个屠宰点本身屠宰的量也是很有限,它也杀不出来那么多猪。本来在屠宰的地方很容易就搞成一种混乱的局面,大家都是用刀杀猪的,可能会出现另外一种冲突的事件。

解说:这是说的其中一个屠宰点,可是另外一些屠宰点又是什么情况呢?检察机关把四个乡镇和三个相关行政部门的负责人叫到了一起。

温一浩:就开个圆桌会议。在会议上,我们就把各种情况跟他们讲一下。过来的时候他们也很纳闷,农业农村局是知道我们这个目的是要打击私屠乱宰。乡镇跑过来说他们不知道,自然资源跟以前的国土局跟环保局就更诧异了,把我拉到农业农村局开什么会呢?

解说:私屠乱宰同时与食品安全和生态环境两方面相关,检察机关当然要管了,他们管的就是过去难管的事。

张雪樵:行政机关认为这个不是我的事情,或者是新官不理旧账,前任留下的事情现在还没有精力来顾及这些。比如像有一些环境的污染治理不是说加几个班就可以的,要动用相当大的资金,一个很大的工程量这些不是轻易而为之的。就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张越:这个我们理解,因为大家就说你得管。这个说着容易,你管一个环保项目你要真治理干净了,可能得干十年二十年,而这个不是这届政府弄的,可能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做的一个工程了。

张雪樵:还有一种情况比较多见,就是大家都在管,九龙治水,但是大家又说不清。一家不能全部管好,要几家联合行动的,这个时候就容易互相扯皮、推诿责任,可能谁都不愿意去先出头,把最难的硬骨头啃掉。这些公共利益的损害就是棘手的问题,没有外力的推动就很难得到有效地解决。检察机关就是现在如果把几家容易扯皮的、推诿的这些事情作为公益诉讼,会起到一个杠杆作用。作为一个杠杆的支点,推一下就推动了。因为有检察机关在后面,我们再不做他要告我们,甚至把我们七家八家都告了,多不好。

解说:在七部门参加的圆桌会议上,除了申明此问题的严重性之外。最重要的是,检察机关向在场的七个部门统一送达了一份他们过去从未接到过的文书——检察建议书。

张越:当时用的是集中公开,宣告送达方式,这个意味着什么?有送不达的吗?有部门就敢不接收检察院的这个建议的吗?

张雪樵:集体公告送达的这种方式应该是叫宣告。集体宣告的方式来送达这个检察建议,应该更看重的是它的形式意义,是向社会昭示检察公益诉讼,一个是它的这种严肃性,不要以为检察建议就视同儿戏,随便发个建议,它是在宣示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的重要。这是党和国家、党中央重大部署的一个制度的改革。虽然很新,刚刚出台才几年,但是它有利于我们促进依法行政,有利于推动国家治理现代化。所以大家要同心协力把这个事情要做好,再一个我想也是通过宣告,想形成一个扩大影响,形成一个案例,一个案例胜过一沓文件。大家以此为鉴,提高检察公益诉讼制度它的影响力,培育一种公益文化,应该说在这方面它的形式具有它独特的一种价值。还有一点就是刚才提到的官告官,你说起来是督促、实践当中也有,有时候毕竟是大家熟悉,都是在一个小地方,都是很熟悉,都在一起开会。你起诉了是不是有些地方通融通融,放我一马,这种情况也存在着可能性。那么比如说公共利益的这些问题是不是真的治理好了,需要问谁?要问老百姓,不是检察机关说好就好的。检察机关一个专业水平(也许)还达不到这个程度,不够权威性。

浙江省嵊州市金庭镇人民政府副镇长胡晓东:收到了这个检察建议书以后,对于我们乡镇来讲,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应该还是比较震撼的。

浙江省绍兴市生态环境局嵊州分局监察大队大队长邢波:当时我们稍微有点想法,因为这不是非常严重的环境污染事件,为什么发检察建议书呢?

解说:七个部门的负责人在惊诧过后很快转变为了理解和重视,他们很珍惜这难得的坐在一起的机会,迅速商讨解决办法。

温一浩:大家都在这里,就是说好敞开话一起说清楚。你有什么困难你就说,能解决的当场解决,不能解决的我们去找法律规定。

俞朝:容量不够杀不出来,包括并到我们嵊州市的屠宰场,距离很远也不太方便,建议整个嵊州的屠宰我们搞个方案怎么样?整个1+6这个,然后来进行屠宰。

解说:在各部门的配合协作下,一周之内,四个乡镇的七个非法屠宰点被全部取缔了。这不仅让一直困扰村民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也让老百姓吃上了放心肉。而几部门联合行动的速度和效率也让大家惊叹。

张雪樵:检察机关是公共利益的代表,行政部门他们也是公共利益的代表。我们是人民的(大)政府,人民的(大)政府当然是为人民利益着想,所以目标都是一致的。所以有些事情看起来发个建议就搞定了,不用起诉,其实真正的原因就是,我们都是在党的领导下,一个党的领导都是人民的(大)政府,都是要为人民要办好事。

张越:在我们老百姓想象中检察院多厉害,但事实上,因为大家都是做工作,还是尽可能步调一致的。但其实因为种种原因也完全有可能检察院给人家一个建议,人家是不听的,不回复不理你,这种事也是有可能发生的是吗?

张雪樵:有,实践中有。特别是检察公益诉讼刚开始的时候,还有很多机关不理解。你不是挑刺吗?我工作也不容易,要不你来试试看?环境污染这么多企业,一方面在排污,一方面它在纳税。

张越:对。

张雪樵:经济影响了,你敢起诉吗?你真的敢起诉吗?你起诉了又怎么样呢?你是不是要拖后腿?影响经济社会发展,不理解有种抵触,这也是人之常情。谁愿意当被告呢,检察机关也是在为难,人家喜欢锦上添花。

张越:而且要容易解决的事其实可能早解决了,一直拖到检察机关都出面了可能是特别难解决的事。检察机关再去告他,实际上是给他施加了巨大的压力,给他的工作增加了巨大的难度,可能其实对方也会有抵触的。

张雪樵:也正是因为有压力,压力才会成为啃掉硬骨头的动力。因为我们中国问题的治理,为什么效率有时候要高于西方?公共问题的治理它是全世界的问题,为什么西方国家它几乎没有这个检察机关提起行政公益诉讼?它做不到。但中国的检察机关可以提起行政公益诉讼,不是因为中国的检察机关是那么强大,是因为我们这个体制的优越性。我们大家都合着一条心,通过这个制度给行政机关在难题面前输送一种动力。大家通过起诉也好,或者检察建议也好,大家在问题面前明白了是非。我们当下要做的是什么,老百姓希望我们做的是什么,我们就统一思想。

解说:2017年6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的决定。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明确写入这两部法律,这标志着我国以立法形式正式确立了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

检察机关办案人员:你们往哪儿送啊?你们有执照吗?

非法商户:我没有执照。

检察机关办案人员:有没有经营许可证?

非法商户:没有。

检察机关办案人员:现在没有是吧?有没有食品经营许可证啊?

非法商户:没有。

解说:近日北京检察机关注意到了某知名外卖平台存在的严重问题。这是近几年外卖平台爆发式增长的背后不易被察觉的。

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副主任夏鹏:很多网络上的外卖商家它没有实体店,法律法规明确要求有实体店,它网络上显示的那个实体店的照片都是处理图片修上去的。很多商户也没有食品经营许可,我们查询、固定证据,发现很多的食品经营许可是过期的。有一些很多商家是用一个,其实也是处理的。

解说:在北京市检察院的统一部署下,全市检察机关开展了针对网络定餐行业食品安全问题的公益诉讼专项行动。海淀检察院结合自身区位特点开展了有针对性的监督活动。

夏鹏:很多大型的外卖平台它都注册在海淀,也就说它的总部在海淀。如果能通过平台来进行管理,更好地监督商户其实更重要。

解说:海淀检察院在经过深入调查后向辖区内相关行政机关发出行政公益诉讼——诉前检察建议。督促行政机关对违规商户进行查处,特别是对外卖平台加强监管。

夏鹏:发挥了行政机关和平台它们的作用。请行政机关召开多次会议而且去这些企业去走访,要求他们建立长效的内审监督机制,和我们一块建立长效的、几方参加的监督约谈会议,同时要求平台把更多的监督数据开放给行政机关。

解说:行政机关收到检察建议后高度重视,积极履职。约谈了辖区内多家网络餐饮服务第三方平台负责人,要求平台对存在问题的入网餐饮经营者全面开展自查自纠。共下线有问题的网络餐饮商户三千余家,规范了五千余家商户的信息公示问题。

张越:我看到检察院涉及到的跟食品有关的,一个是这种所谓的幽灵餐厅。就是瞎做完了在网上瞎卖的,还有一个是针对校园附近儿童不健康小食品,完全是三无产品。小孩瞎买瞎吃 ,小孩不会懂得告,家长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买过吃过,所以家长也不会懂得告。

张雪樵:我们去年是开展了保障千家万户舌尖上的安全专项行动,把这个领域作为一个重点,因为老百姓也特别是对食品安全呼声很强烈。生活当中碰到的公共利益损害的环境污染、食品药品。一个就是饮用水水源地的保护,第二个就是农贸市场销售蔬菜有没有经过农药物的检测,还有一个就是超市里面标注的有机绿色食品的原产地是不是真的。

张越:这个你们管了太好了!我们永远都拿着那有机食品说这到底是真有机食品还是假有机食品。

张雪樵:今年又增加了保健品还有冷链食品的运输储藏。

解说:自2017年7月1日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全面实施以来,截至2019年9月,共立案公益诉讼案件214740件,办理诉前程序案件187565件,提起诉讼6353件。其中2017年7月至12月立案9170件,2018年立案113160件,今年1至9月立案92410件,同比上升68.98%。

张越:在我们老百姓看来检察院很厉害,公权力。人家那些各局各部各办也都是公权力,也都是国家管理部门。你告它,万一你告输了,检察院输了官司怎么办?

张雪樵:只要有起诉就有可能是有败诉的,但是你只要起诉的目的动机是纯正的,也许是因为工作的失误,也许是因为在法律上的分析的判断的失误,或者因为事情的变化或者等等其它的原因败诉了,驳回起诉了或者驳回诉讼请求了。在工作当中只要目标对头,只要方向准确,为了公共的利益在改革路上哪怕碰到一点挫折,这都是应该是要去承担的。败诉了并不等于说,我做的这件事是错的,我这件事情只是没有做好,下次我要吸取教训,我要保证我每件案子都要达到应该达到的预期的效果,叫吃一堑长一智。

张越:也叫勇于担当。

解说:2019年11月1日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拓展公益诉讼案件范围将是下一阶段我国法治建设的重要工作之一。

张雪樵:远远不是4+1这5个领域,比如接下来老百姓呼声很强烈的就是这个安全生产,包括铁路高铁周边危险的一种隐患的整治,还有扶贫领域,也包括互联网领域的公民的信息的保护。

张越:这个真的是跟每个人的利益切身相关,如果你要方方面面不断地做这种不同专业的案子,这意味着你们的从业人员怎么办?他去学这个专业去了?

张雪樵:监管它是一门科学,他们行政执法人员去看市场看商品可能是火眼金睛,一看这个是假货,我们就不行了。这个时候我们一个检察机关,既然要提起诉讼打官司也不是打着玩的。一个是要敢于担当,再一个是尽量不要告错。我们现在跟行政部门、生态环保部还有自然资源部,我们这些部门包括市场监管总局现在在开展协作,双方互派干部,大家通过互派干部交流,哪些专业知识我们可以请教。包括下面基层在办案的、在勘验现场邀请环保部门的同志、专家一起来参与,让他们指导哪些证据必须要取下来,固定下来,哪些问题是要鉴定的,鉴定的核心、焦点在哪里。我们在以前也是匪夷所思的。谁打官司前双方还一起来调查取证,当然社会上有一些质疑,你邀请环保局的人来取证,它是不是有意的在“放水”,它是不是把关键问题不给你指出来,这个首先我们大家都是公权力机关,每个人身上都负有一种管好环境、管好市场这么一种职责。所以公益诉讼最后无非是让政府把该管的事就管得更好,这个应该说也是为这项制度很好地推进、很好地协作打下了一个最重要的一个基础。

解说:公益诉讼案件范围的拓展意味着检察机关要在老百姓生活的更多方面多一双监督的眼睛。怎样把这双眼睛擦得更亮、怎样解决最难的问题达到老百姓的要求,这对未来的检察官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张雪樵:接到线索举报,要求第一时间,比如说河流的污染,发现哪一条河流出现黑龙了汇报环保局等他到场,他说今天没空明天有空,明天去还有吗,黑龙早就不见了。所以说检察机关第一时间到现场,我们现在有些地方已经组建了快速检测实验室,是我们购置的自动的检测仪,水污染检测仪、土壤检测仪包括还有空气检测仪放在车上,我哪里有线索的,车开过去当场自动检测一下,超标了马上取样把样取回来冻在冰箱里,到时候被告不认帐那就鉴定,马上要调查核实。还有菜市场、水源地都要到现场察看,我们有的还是用这个无人机,我们很多现在地方用无人机开始取证问题是在水里面,水域那么大还有草原空旷人也到不了,那就用无人机来取证,现在再先进的手段我们是和气象遥感实验室合作,用气象遥感的数据来发现哪一片耕地或者哪一片被占用了,然后哪一片河流草原破坏了。通过遥感数据分析对比,来发现线索,也来取证,包括接下来我们也在用区块链,魔高八尺,道高一丈才行。

张越:区块链取证我听着都陌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操作。所以我就想这部分工作早就远远超出了传统检察院的工作范围和传统检察官的知识范围了,可能大家得学不少新把式了。

张雪樵:国家治理的现代化,要求我们制度要现代化,同时要求我们检察干警理念要现代化,专业的素质要符合现代化的要求。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所以检察机关和社会老百姓每个人都充当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的守护者、捍卫者,我们这个国家的明天一定会越来越美好。

[责任编辑: 刘家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