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记四川红原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泽东:他用双语搭起检民连心桥
时间:2017-03-23  作者:廖学姚 刘德华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他用双语搭起检民连心桥

——追记四川省红原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泽东

  本报讯(通讯员廖学姚 记者刘德华)今年以来,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红原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泽东的事迹感动了四川检察人,也感动了许多了解他的事迹的网友。

  “这么好的人,竟然就这样走了。”2016年12月16日17时10分,泽东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9岁。

  泽东是2016感动四川检察人物候选人、四川省模范检察官。他用一生的热爱与奉献扎根高原,用忠诚诠释了“检察官”这份崇高的职业。

  从“汉语零基础”到双语业务能手

  红原县是红军长征经过的雪山草地,平均海拔3600米,其中藏族占总人口的83.8%,是阿坝州唯一以藏族聚居为主的纯牧业县,使用最多的语言是藏语。

  在泽东的办公桌上,记者看到除了法律工具书外,还有厚厚的藏语教材。红原县检察院干警王德彦告诉记者:“这些都是他平时看的书。翻译科的同志都跟着泽检学习藏汉双语翻译。”

  泽东留下来一大摞笔记本。记者翻开其中一本,详细记载着某个法律术语怎么翻译,某段话在法庭上如何口译。另外一本是关于青年干警的培训札记,泽东写道:“从检之初,我连汉话都不会讲,基础很差,每天要花比别人多几倍甚至是几十倍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现如今,能为青年人提供学习平台,也是希望他们少走弯路,多出成绩。”

  1990年7月,泽东从四川省藏文学校藏语专业毕业,被分配到红原县检察院工作,逐渐由一名翻译成长为刑检部门的行家里手。他曾说:“我热爱法律,更热爱检察工作。我每天多写一个汉字,多学一个法条,书会越翻越薄、字会越写越好,写出一手漂亮的汉字和通过法律资格任职考试都不会是梦想。”

  和泽东共事多年的红原县检察院退休老检察长奉和平告诉记者,为学习汉语表达,泽东把厚厚的《普通话教材》都翻烂了,在业务上虚心向经验丰富的前辈学习。外出进修培训机会少,他就把报纸杂志上的业务知识剪下来,装订了好几大本来学习。

  1999年6月,泽东被任命为红原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现在已是该院副检察长的王明华和泽东同时参加工作,在他的印象里,泽东一直以来都是该院刑检办案骨干。“我们院受理的案件,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需要藏语公诉或者藏汉双语翻译,我们都不懂藏语,年轻干警又没有办案经验,一直以来,泽东的办案任务都很重,他任副检察长后都要亲自办案。”

  2016年3月,泽东在办理一起盗伐林木案时,发现涉案部分树木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红豆杉,而公安机关并未将其作出鉴定。公安干警和部分检察干警都认为根据现有证据惩处犯罪分子没有问题,没有必要再做鉴定。但泽东经过仔细审查认为,砍伐红豆杉已构成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而不是单纯的盗伐林木罪。泽东深入案发地亲自取证,向藏民核实红豆杉生长范围等证据,案件提起公诉后,法院支持了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

  从翻译到科长,再到2012年任分管公诉、侦监、监所等刑检部门的副检察长,在泽东的带领下,红原县检察院办理刑事案件千余件,无一起错案。

  农牧民群众的“活法典”

  红原县龙日乡是泽东的家乡,记者看到成百上千的藏族老乡纷纷赶去送他最后一程,其中很多受过他的帮扶。很多人在他灵车经过的路边点燃一盏盏酥油灯,双手合十,跪拜、诵经、点灯,用藏族最高的礼节送他“回家”。

  让班多吉是泽东联系帮扶的对象,2014年10月,因季节性放牧转场和邻居发生矛盾,一度产生要纠结亲戚朋友去教训一下邻居的想法。泽东了解情况后,及时向其讲明聚众斗殴可能产生的危害,制止了让班多吉的行为,并找机会让二人化干戈为玉帛。

  “泽检是本地成长起来的藏族干部,精通藏汉双语和法律工作,在牧民中颇有声望。不少人经常找他咨询问题,寻求法律帮助,泽检都尽心尽力为他们提供服务,我很多次看见他在检察院的草坪上同前来咨询的人席地而坐交谈。”在红原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毛中福眼里,泽东没有领导架子,是农牧民群众的“活法典”。

  2015年3月,该院在办理一起因采挖冬虫夏草引发的故意伤害案件时,因草场纠纷及赔偿等问题,双方当事人亲属情绪激动,群体事件一触即发。在泽东的劝导下,十余人坐了下来,他拉家常式地给他们讲解法律法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终使双方握手言和。“泽东的话令人信服,他是我们老百姓的好干部,为老百姓说话,我们都愿意听他的。”这起案件的被害人扎某如实地说。

  2015年,泽东办理了一起入室盗窃案件,犯罪嫌疑人扎西是一名未成年人。为了扎西的帮教和成长,泽东亲自到扎西所在牧区走访调查,联系合适成年人到场,从受理案件到附条件不起诉,他都亲力亲为,直到2016年3月宣布对扎西不起诉。记者在泽东老家见到了前来和泽东告别的扎西,这个被泽东从“悬崖”边上拉回来的少年,一点也不相信泽东突然离开的消息,他说:“我一定好好做人,绝不辜负泽检对我的关心和爱护。”

  与青年干警亦师亦友

  2012年,泽东被检查出患有严重高原性心脏病,经常因心脏不好而气喘吁吁,家人和朋友苦口婆心地劝他休息,院领导也让他以身体为重。对此,泽东的回答总是一样:“这个病,我有心理准备。”

  2016年11月,泽东在成都养病,在接到一起案件急需有经验的藏汉双语翻译的消息后,他二话没说,立即赶回阿坝州同公诉人一起奋战,连续几周都没有休息,从庭前文书书面翻译到庭审口语翻译,他都带病坚持。

  回想起跟泽东共事的点点滴滴,公诉科检察官吴杨眼里闪着泪花。她说:“泽检是我最好的恩师和朋友。我们经常要到条件艰苦的牧区办案,他既是驾驶员又是翻译人员,虽然是领导,他也坚持睡地铺,把床让给女同志。”

  藏汉双语翻译在阿坝地区属于检察工作的短板,双语干警稀缺,书籍和师资匮乏。面对重重困难,泽东带头完善翻译程序,积极鼓励藏族青年干警学习翻译,为成立独立的科室四处奔走。在他的努力下,川西藏区的藏汉翻译工作取得初步成效,2009年3月,红原县检察院正式成立翻译科,阿坝、若尔盖、壤塘三个牧区县检察院也相继成立翻译科,越来越多的藏族青年投入藏汉双语检察工作。

  “泽检走了,但他的精神还在,信念还在,我们一定要把他没有走完的路走完。”若尔盖县检察院翻译科的索朗拉姆对记者说。

  “草地县有草地县的特点,办案要讲究方式方法。”这是泽东生前常说的话。他扎根藏区26年,初心不改坚守雪域高原,严格司法、公正办案,用藏汉双语搭起了检察机关与草地群众的连心桥,用生命将“检察梦”书写在悠远辽阔、长风浩荡的雪域高原。

[责任编辑: 刘淑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