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二代"溺杀妻子案 江苏高院提请死刑复核
时间:2012-08-30  作者:杨柳 萧志  来源:正义网
【字体:  

  正义网北京10月25日电(记者 杨柳 萧志)倍受社会各界和媒体关注的苏州“官二代”溺杀妻子案有最新消息,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二审裁定维持凶手朱江涛死刑判决后,日前已呈报最高人民法院提请死刑复核。 

  案发:丈夫报警 称妻子在公园中失踪 

  2010年11月7日零点,苏州市吴中区越溪派出所值班民警接到一名男子的电话,该男子自称朱江涛,他说:“(11月6日)晚上22点半左右,我和妻子张岚到越溪小石湖公园散步,然后我因为拉肚子去上厕所,让她在原地等着,但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找到她。” 

  一个小时之后,民警在公园的人工湖中发现不明物,打捞上来经确认是“失踪”的张岚,呼吸早已停止。警方并不认为这是“不慎落湖”的偶发事故,于是进行全力侦破。 

  据知情网友“问苍天要个公道”披露,警方在打捞起尸体后当即进行尸检,尸检结果表明:张岚在死之前被灌入十几瓶啤酒,酒里还有镇静剂。而朱江涛在得知警方对张岚进行尸检后,招供了令人震惊的事实。 

  真相:丈夫谋划“鸿门宴” 新婚妻子遭暗算 

  11月9日晚,朱江涛对警方招供,承认妻子张岚确实是被人所杀,而杀人凶手就是自己和情妇朱丽君。 

  张岚好友STAR_IANCE在网上发帖叙述:11月6日晚上,朱江涛以庆祝结婚200天为由,将张岚带到旺山一家饭店吃饭,在此期间,他用各种手段让张岚喝酒。“张岚本来都已经将自己车中的精油拿掉,准备要怀小孩了,正常情况是不可能去喝酒的。” 朱在啤酒中混合了镇静剂,药效混合着酒力迅速发挥,张岚很快就睡着了。晚上9点多,朱江涛开车将张岚带到小石湖公园的湖边,与朱丽君将自己的妻子推进湖中。 

  案发后,有网友通过人肉搜索爆出双方当事人的家庭背景,有网友称,张岚的父亲是苏州吴中区副区长。朱江涛的父亲是前吴中区安监局副局长,大伯是苏州某集团的老总。后经记者查证,死者张岚确系吴中区劳动局就业管理科科长。 

   朱江涛供述:妻子家世好 但不漂亮 

  这件惨案的背后,却隐藏着一桩不幸的婚姻、三个不幸的人。 

  朱丽君是朱江涛的同学,二人互相钦慕,后发展成恋人关系。但当朱江涛的父母得知朱丽君是单亲家庭出身、且家境贫寒后,极力反对二人往来。为此朱江涛没少跟父母争吵,但引来的不是父亲的高血压发作,就是气得父亲昏死过去,无奈之下,二人只好分手。 

  朱江涛的父母看上了吴中区副区长的女儿张岚。张岚并不是一个漂亮姑娘,但她的家庭背景和为人都无可挑剔,然而朱江涛却根本对她没感觉。在父母的催促之下,他只好选择了跟张岚结婚,可背地里还时不时与朱丽君来往,发生两性关系。据网友“问苍天要个公道”爆料,朱丽君曾经“还闹到张岚家里,要死要活。张岚相信了自己的老公,相信他会处理好这个事情。但是,谁又能想到,这对男女竟谋杀了她。” 

  朱江涛认为,如果他与张岚离婚,家里肯定反对,而三次为他打胎的朱丽君又一心想嫁给他,所以最终铤而走险,谋杀了张岚。 

  张岚印象:善良、乐观、最应得到幸福 

  “憨厚、善良、腼腆。。。的小姑娘,我找不到一个贬义词来形容你。”这句话留在新浪博主“深蓝浅蓝”的博客里。 

  在这个博客里,很多文章都是在纪念张岚这个年轻的姑娘,她温柔、善良、可爱,“是最应该得到幸福的女孩”。 

  “你是那么开朗、乐观、大度,你有着世上最美丽善良的心灵。聪慧、勤奋、上进的你是我学习上的榜样;懂事、孝顺、宽容的你是我生活中的标杆。” 

  “那个简单还略带憨厚的你,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把一切都看的随意淡然,对所有人都和和气气。你有很不错的家世,但同学四年我没有看到你对任何人摆过架子。永远,永远随和的像一个邻家小妹。四年的相处,几乎不曾听到你抱怨谁的不是,你有同情心,懂得怜悯。” 

  “我们知道你结识了一个不算完美的伴侣,你会讨厌他的漠不关心,讨厌他的烟酒成性,讨厌他的出尔反尔,讨厌很多,但我感觉到你还是被他的小聪明默默吸引。连我这个爱憎分明,是非都挂在嘴上的人,也会因你的善良和乐观心存恻隐。” 

  江苏省高院:死刑复核报告已呈报最高法院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1月28日对此案进行了审理,2月22日进行了宣判。法院认为,被告人朱江涛、朱丽君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在共同犯罪中,两被告人均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但被告人朱丽君的作用小于被告人朱江涛。依法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朱江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被告人朱丽君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提出上诉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审理并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日前,江苏高院已将朱江涛的死刑复核报告提交最高人民法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的第一审案件被告人不上诉的,和判处死刑的第二审案件,都应当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责任编辑: 于欣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