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红旗:把远程讯问室变成“香饽饽”
时间:2018-09-09  作者:刘立新 连丽娟 刘楠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本报讯(记者刘立新 通讯员连丽娟 刘楠)“现在我们可变成香饽饽了,他们都排着队要用远程提审,现在这俩讯问室有点不够用了。等这一段时间把综合指挥中心改造好,就得规划着再增添一两个。”虽然由于前一阵血管梗阻住院的影响,河南省封丘县检察院技术科科长李红旗的脚步还有点不太利索,说话时也经常揉揉发麻的左半拉身子,但一提到院里的“三远一网”智慧检务系统,他就像个忍不住炫耀自家出息孩子的父亲一样,难掩眼中的笑意。

“任务再紧也不能给全市拖后腿”

今年4月初,新乡市检察院召开全市“三远一网”智慧检务建设部署会,要求全市两级检察院在四月底前完成硬件建设。时间紧、任务重,就连李红旗这个干了20多年的“老技术”也感觉压力山大。

“智慧检务这一块,我们和先进院差距明显,短时间内要迎头赶上,难度确实不小。但全市工作一盘棋,难度再大也不能在我这里掉链子、拖后腿!”

为了节约成本和时间,李红旗提出因地制宜的改造思路,在原有讯问室、会议室基础上进行远程网络和综合指挥建设,得到院党组的认可。在建设过程中,一方面要充分考虑业务部门的需求和便利,另一方面要时刻同合作公司、法院、看守所等多方协调,“千条线”都要通过李红旗这“一根针”串联。

“技术上除了我就剩俩年轻人,而各方各面都要督促协调。”李红旗把工程进度列成表格,一项一项“啃骨头”,白天协调选址定路线,晚上督促施工建设,那段时间,他几乎天天加班,有时甚至到家都已经凌晨两三点。

有一次,原定计划第二天去法庭安装远程庭审终端,可是头一天的光缆铺设却进度不佳,如果耽搁了,法院就得另行安排时间,这就不知道要推迟几天了。李红旗着急了,找到施工方负责人说:“今天无论如何都得把光缆接通,你们干到几点我就陪到几点。”

那天晚上,李红旗同工人们一起干到了凌晨,终于顺利完成了光缆连接和调试。

“插着胃管都闲不下来”

5月5日,虽是周末,但封丘县检察院技术科干警王一山一大早就赶到单位,为第二天联合法院、看守所的模拟庭审进行调试,但等来等去一直不见李红旗出现,打电话都联系不上。

“当时很奇怪,李科长不是迟到的人。之后他给我发了条微信,说今天有事不加班了。”直到第二天晚上王一山才知道,李红旗由于突发血管梗阻已经住院了。

49岁的李红旗一直有高血压,这一段没日没夜的加班,让他没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当时半边身子都不灵了,喉咙就像堵住一样,吃什么呛什么,连水都喝不下。”这可把他爱人给吓坏了,赶紧把他送到了医院。经过诊断,李红旗是突发血管梗阻,必须马上住院。

半边身子麻痹、嘴里还插着胃管躺在病床上,可李红旗仍然闲不下来,手机微信“滴滴”响个不停,工程建设中大大小小的事项都一一安排,为此没少挨爱人的批评。“虽然说话不清楚,但还有一只手能打字不是?我也不能在床上干躺着啊。”“别的没啥,就是那阵子确实辛苦她了。”提起爱人,李红旗话语中流露出一股歉疚之情。

住院治疗15天、回家休息一星期,带着依然有点发麻的半边身子,李红旗又回到了工作岗位。同事们吃惊地劝他:“咋不得歇两三个月呢,身子要紧啊。”他说:“这还一堆事要赶进度呢,在家歇着睡不着啊。”

“光建成不行,得让他们爱用”

经过紧锣密鼓的硬件建设和系统调试,封丘县检察院“三远一网”系统终于正式投入使用,但李红旗并没有大功告成的轻松感,而是开始研究下一个问题:如何让办案检察官们感到好用、爱用。

案多人少、任务繁重是基层检察院面临的问题,新系统的学习、使用需要投入新的人力和时间,为了方便办案干警更快地熟悉使用,李红旗带着部门干警多次联合业务部门进行培训。先从内勤开始,再扩展到检察辅助人员、主办检察官,现场调试、指导,发现问题立刻解决。

刚开始就出现了问题,业务部门对新系统的使用热情并没有预想中的高。经过了解,李红旗找到了原因:“远程系统连上了看守所,可是很多手续还得到现场办理,这样对办案干警来说,反正还是要跑一趟,不如就在看守所直接提讯呢。”

硬件建设还需要工作机制的保障,才能让大家更爱用。李红旗立刻向院党组汇报,推动法警部门专职承担文书送达、提审押送、手续办理等工作,真正让办案检察官解放了双脚和双手,激发了他们使用新系统的热情。

现在,该院的两个远程讯问室已经供不应求,光公诉、侦监案件都排起了队,其他一些业务部门也在申请使用。新的科技力量,潜移默化地在这个基层检察院发起了一场“模式革命”。

[责任编辑: 李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