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带好头、办好案成为新常态
时间:2018-01-10  作者:  来源:检察日报
【字体:  

四川:带好头、办好案成为新常态

守望公平正义 尽展巾帼风采

客座主持人 四川省人民检察院 刘德华

  2017年以来,四川省检察机关深入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全面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全省217名检察长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已经成为新常态,发挥了示范引领作用。本篇讲述了8位女检察长带头办案的故事,展示了女性的严谨和柔情,表现了四川女检察长独特的司法办案魅力。

镜头一 察微析疑

攻克“拦路虎”

【北川羌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4·21’专案是一个特大新型网络诈骗犯罪团伙,他们对外伪装承接加盟淘宝店、代运营、提供优质货源、帮助维护店铺等业务,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诈骗公司。”近日,提起公安部挂牌督办的一起案件,北川羌族自治县检察院检察长黄菊蓉向记者介绍道。

  2016年11月24日,该案移送至该院审查起诉,犯罪嫌疑人52名,案卷材料多达92卷。面对近年来该院受理的最重大复杂疑难案件,黄菊蓉主动要求办理此案。

  黄菊蓉在办案过程中认真审查,不放过一个疑点。本案定性为普通诈骗犯罪还是合同诈骗罪一度存在很大争议。黄菊蓉经过细致审查,查明该案中虽然签订有书面合同,但这只是为了迷惑被害人,使其相信该公司是正规公司,而被害人往往是自愿交付财物,才受到财产损失。黄菊蓉认为,犯罪嫌疑人的行为侵犯的是被害人的财产权,应当以普通诈骗罪提起公诉。

  犯罪团伙用于收款的银行账户有50余个,支付宝、微信账户有20余个,取证十分困难。如何确定犯罪金额,成了攻克该案的一大“拦路虎”。黄菊蓉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多次讯问公司会计人员,并对公司海量账务、账簿等进行细致审查,最终查实该公司从2015年10月开始就有详细的电子记账。检方以此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成功查实诈骗金额高达1300余万元。

  本案犯罪嫌疑人除成立公司的几名股东外,其余人员均是通过招聘到公司上班的大学生。“这些孩子跟我自己孩子的年龄差不多大,他们本性并不坏,我们一定要重在挽救。”黄菊蓉说,基于这些大学生上班时间短,没有实施管理、组织、指挥等行为,对他们均认定为从犯,并建议法庭从宽量刑,适用缓刑。

  2017年5月25日,北川县检察院以诈骗罪将李全志等52名被告人向法院提起公诉。2017年12月14日,法院公开宣判,以诈骗罪判处主犯李全志等人六至十四年不等的有期徒刑,从犯均被适用缓刑。

严谨精细办案

【广元市朝天区人民检察院】

  “当时办这个案子真是顶着来自各方的压力,但我坚信坚持严谨的态度,进行精细化审查,一定能都够公正办理案件,给各方一个满意的答复。”近日,谈起之前办理的一起母亲涉嫌杀害自己孩子的案件时,广元市朝天区检察院检察长李红说道。

  2017年5月17日中午,李某的婆婆给出生才1个月的婴儿喂了一口奶粉后,婴儿脸色煞白,口吐白沫,经抢救无效死亡。一个月后,李某到派出所自首,承认在奶粉里投放农药,导致孩子死亡。

  2017年6月22日,李某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移送到朝天区检察院。

  当时正值夏季高温,婴儿尸体已经高度腐烂,无法进行尸检,死因无法确定。办案检察官深入审查后认为,就目前证据而言,孩子死因不明确,李某涉嫌故意杀人罪证据不足。随后,朝天区检察院作出不批捕犯罪嫌疑人的决定。

  “犯罪嫌疑人已经供述的重大案件都不捕,是不是弄错了?”“我们花费那么多人力物力破案,说不批捕就不捕,还有没有公平与正义?我们要复议!”……面对舆论压力和公安机关的强硬态度,李红主动提出承办该案。

  2017年6月30日,公安机关将复议文书送到朝天区检察院。次日,李红讯问了李某。讯问过程中,李红发现,李某提到她曾经在一家精神病医院接受过治疗。李某还说孩子并非丈夫亲子,是其在外打工被强奸后怀上的,因对丈夫心存愧疚,于是决定毒死孩子。这样的杀人动机,让李红觉得绝非常人所为。

  随即,李红要求公安机关对李某进行精神鉴定。经鉴定,李某患有精神疾病,系无刑事责任能力人。孩子死因是否与农药有关,农药瓶上的指纹是否为李某的指纹等问题均无法证实。基于此,李红认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是正确的。

  最终,公安机关对检察院严谨办案、精细审查给予了认可和高度评价。随即,公安机关将李某送往精神病医院进行治疗。

镜头二 柔情似水

带头出庭

【遂宁市安居区人民检察院】

  “庭审当天,旁听席上座无虚席。自发前来旁听的干部群众不仅是对曾在当地担任‘高官’的被告人感兴趣,更是对出庭支持公诉的检察官充满了期待。”近日,遂宁市安居区检察院一名干警向记者介绍该院检察长王成虹办理的一起受贿案时说道。

  2017年6月,遂宁市检察院侦办的大要案,杜某受贿案侦查终结。面对这个棘手案件,王成虹主动向市院“要案”,负责审查起诉工作。她认为该案的主要犯罪事实发生在安居区,办理该案不但能有效发挥用身边案例教育身边人的特殊预防作用,而且还有利于完善该院入额院领导带头办案制度,激发办案活力。

  承办该案后,王成虹迅速进入状态,面对堆积如山的案卷,她认真分析,反复核实证据,形成阅卷笔录50多页,制作近百页审查报告,撰写案件剖析材料5篇。开庭前一天晚上,她还和检察官助理一起推演庭审过程,制定出详尽的出庭预案。

  庭审中,王成虹气定神闲,十分自信。面对辩护律师的“攻势”,她始终从容不迫,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有理有据予以回复。在一条条铁的证据面前,杜某承认在担任安居区副区长期间,利用职权为他人在工程项目建设上谋取私利,收受他人财物19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

  王成虹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犯罪数额均被法庭采纳,作为案件定罪量刑的依据。2017年8月18日,杜某因犯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

  王成虹出色的庭审表现令旁听人员交口称赞。一名旁听干部看到曾经的老领导被审判,聆听了王成虹发表的公诉意见,深感法律威严,受到震慑,主动向组织交代自己受贿的事实。

凤凰湖更美了

【泸州市纳溪区人民检察院】

  冬日的凤凰湖,一如夏天般翠竹环绕,青山绿水,如诗如画。“这湖水能如此秀美,还得感谢那位柔情似水的女检察官。”2017年12月20日,泸州市纳溪区某村村民邓某高兴地告诉记者。

  邓某口中那位女检察官就是纳溪区检察院检察长朱亚梅。

  2016年10月,凤凰湖检察工作联络点成立,这是朱亚梅调任后不足一个月交出的生态检察工作“答卷”。她似乎并不“满足”,于2017年5月,又正式组建泸州市首个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站——凤凰湖生态环境保护检察工作站。工作站借助全覆盖高清视频监控系统,实现对水源地环境实时动态监控。

  “保护生态环境除了在‘点’上用力,更需要在‘面’上铺开。”在朱亚梅的努力下,2017年4月,区人大常委会作出《加强民事行政检察工作的决议》。同时,该院与法制办、环保局等会签的《开展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行政执法监督的实施意见》也顺利出台。为有效延伸监督触角,该院立足远程视频、法律监督网络平台等,以派驻检察室、“流动检察室”、检察工作站为载体,采取“定点+巡回”模式,构建起区、镇、村三级生态检察监督全覆盖体系。

  2017年7月,在日常监督巡查中,朱亚梅发现某酿酒企业涉嫌向凤凰湖偷排生产污水。经调查属实,该院遂向区环保局发出督促履职的检察建议。2017年8月初,环保局采纳检察建议后,对该企业作出罚款10万元的行政处罚,并责成企业恢复湖水水质。

  这只是朱亚梅用“情”于秀美纳溪的一个工作缩影。2017年,她带领干警深入29个环境保护重点区域和企业,开展环保督察127人次,现场监督整改问题35个。该院收集到生态环境方面的线索17条,开展检察官巡查200余人次,组织检察官以案释法12件次,向凤凰湖景区管委会、环保部门提出检察建议5件,均被采纳。

“铁面”柔情

【中江县人民检察院】

  熟悉中江县检察院检察长黄蕾的人都说她是一个既有侠骨也有柔情的“双面人”。黄蕾的母亲也曾是一名优秀的检察官,受母亲影响,1996年,黄蕾进入德阳市检察院工作。从检21年,她从来没有忘记当初立志成为检察官的初心,始终将司法的刚性与人文关怀的柔情很好地结合起来,谱写下一曲维护公平正义的动人乐章。

  黄蕾常对办案人员说:“要注重从细微处入手发现线索,突破案件。”2016年年底,该院在办理某建筑公司张某行贿案时,她亲临一线组织干警分析案情,抓住张某曾在中江县承建文物建筑灾后维修加固项目这一细节,指挥干警采取心理感化、政策攻心等方式,深挖工程建设背后的贪贿犯罪。两天时间,该院就立案侦查了县文体广电旅游局原局长刘某和县博物馆原馆长罗某涉嫌受贿两起大案。

  2017年5月、10月,刘某和罗某先后被县法院以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

  2017年,在黄蕾的带领下,中江县检察院共立案侦查各类职务犯罪18件20人,通过办案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近千万元。

  在“铁面”之下,黄蕾也有着女性的温情。她在承办一名17岁少女涉嫌盗窃案时,通过社会调查了解到犯罪嫌疑人父母长年在外务工,因家庭关心、教育的缺失,初中未毕业就辍了学。虽然犯罪嫌疑人在执行取保候审中曾违反规定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但考虑其有自首情节,社会危害性不大,黄蕾坚持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于2017年2月22日,依法对其作出不起诉决定。

  “有时候给犯错的孩子一点信任和关怀,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教育和感化。”黄蕾说。目前,该少女已经在外地务工,开始了美好的生活。

镜头三 人文关怀

开始新生活

【康定市人民检察院】

  2017年11月上旬,一篇题为“强奸案犯罪嫌疑人获判8年,受害幼女渐渐走出心理阴影”的文章在康定市广大人民群众的朋友圈流传开来,看完文章的人纷纷为检察官点赞。这还要从康定市检察院检察长鲜丽亲自督办的一起强奸案说起。

  2017年10月27日,犯罪嫌疑人王某因犯强奸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罪犯虽被绳之以法,但其给被害人造成的巨大身体和心灵伤害却需要时间去慢慢愈合。

  2017年9月上旬,康定市检察院公诉科受理了一起强奸幼女案。被害人年仅9岁,这让办案检察官十分痛心。鲜丽了解案情后,主动参与被害人的关爱工作,强调要加强对被害人及其近亲属的心理疏导,努力消除被害人心理阴影。

  鲜丽身体力行,迅速抽调具有心理学知识又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的女干警成立被害人关爱小组。

  2017年9月20日,鲜丽带领关爱小组深入到被害人落落(化名)家中了解情况。鲜丽向落落父母详细询问了其身心状况,听取他们对案件的意见,并开导他们要直面困难,教会孩子正确认识此次事件,帮助她忘掉痛苦。鲜丽还组织干警暗中走访知晓此事的人,叮嘱他们注意言行,注意保密,不让落落受到二次伤害。

  2017年9月25日,为进一步消除孩子的恐惧心理,鲜丽再次来到落落家,对她进行心理疏导和心灵抚慰,并将自己购买的新衣服送给落落。通过交谈,鲜丽发现,落落的状态有所好转,渐渐走出了被害阴影。临别前,鲜丽鼓励她努力学习,争取将来考上好大学。

  2017年10月中旬,考虑到还是有风言风语,不利于孩子今后的学习生活,鲜丽在征求了孩子和家长的意见后,积极协调教育部门,为其办理了转校手续。目前,落落已经到新学校就读,开始了新生活。

  考虑到落落一家的经济条件差、被告人赔偿不到位等实际情况,关爱小组将其纳入司法救助范围,目前相关手续正在积极办理之中。

司法艺术

【都江堰市人民检察院】

  “如何将严格司法与柔情关爱相结合是一门艺术。”近日,谈起从检20余年的体会,都江堰市检察院检察长任开志说道。

  2016年12月,已经入冬的都江堰格外寒冷。为更准确更全面了解民情民意,任开志一大早就带领派驻乡镇检察室干警走村入户进行走访。一隅低矮的瓦房在冷风中显得格外破旧,任开志等人走进了村民钟某家,屋内破败的场景让大家很吃惊。

  原来,2014年4月4日,钟某下班回家途中被货车撞伤,肇事车辆逃逸(案件至今未破获)。钟某脑干梗塞,从此瘫痪在床。昂贵的治疗费用使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面对大量负债,钟某的妻子出走。

  任开志了解这一情况后,及时与控申科检察官进行了沟通。其实,早在2015年,都江堰市检察院就已经对钟某启动司法救助程序,为其申请了1.9万元救助金。“一次性的救助金对于钟某漫长的康复过程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得想办法帮帮他。”想到这里,任开志心里无比沉重。

  随后,任开志带领控申科干警多次走访相关部门、爱心企业,最终和市工商联等部门达成建立“国家司法救助和社会化救助”衔接机制的意向,会签《建立司法救助与社会化救助衔接机制的实施意见(试行)》,意见借助政府部门、企业等各方力量,拓宽资金渠道,探索推出“国家司法救助+社会化救助”的多元共助“司法产品”。意见还指出,对实施国家司法救助后生活仍然困难的司法救助申请人,通过平台向社会公布,进行公开透明的多元化救助。

  2017年6月,爱心企业家给予钟某3万元现金捐赠,并出资出力帮助其修缮房屋。同时,还为其家庭成员提供工作岗位,这样一来,钟某的生活和后续治疗费用就有了来源。

  “通过一段时间的康复治疗,钟某站起来了。能够给这一家人新的希望,我们做什么都值得。”1月2日,任开志对记者说。

  据悉,都江堰市检察院多元共助“司法产品”推出后,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多家媒体、电视台进行宣传报道,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对该项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目前,都江堰市检察院共向社会发布待救助案例5件,先后接受企业爱心捐款7万元。

走出困境

【安岳县人民检察院】

  “两孩子性格开朗了很多,他们这个家也渐渐走出了困境。”1月2日,安岳县检察院检察长李建英,向记者介绍了该院之前办理的一起故意杀人案被害人两个孩子的现状。

  2017年5月5日,来凤乡一起故意杀人案引起李建英的注意:死者与犯罪嫌疑人是离异不久的夫妻,两人的孩子一个6岁,一个4岁。

  “妈妈死了,爸爸因涉嫌犯罪被逮捕,两个孩子怎么办?”李建英心里一直惦记着。当得知两个孩子停学,跟随年迈多病、因案负债10余万元的祖父母生活时,一向刚硬的李建英眼睛湿润了。她马上自己掏钱,购买了衣物和书籍,让干警赶紧给孩子送去。

  短暂难过后,李建英迅速确定了“司法救助与社会救助衔接、心理救助与生活救助结合”的工作思路。她组织公诉、控申、未检等部门,为两个孩子申请到3万元司法救助金。同时,她还联系县卫计、教育等部门,筹措帮扶资金、争取政策支持,为两个孩子申报的爱德基金会“E万行动”助养项目、最低生活保障、减免拖欠医疗费、从小学到大学的学费等关爱行动一一落实。

  2017年5月20日,两个孩子分别回到幼儿园、小学上学。2017年儿童节,李建英带着礼物去了两个孩子家。她心疼地抱抱这个、亲亲那个,和孩子一起吃糖、做游戏、说悄悄话。刚开始还沉默的孩子慢慢放松起来,最后在她的怀里开怀大笑。临别时,她叮嘱两个孩子:“你们一定要好好读书,乖乖听话。下次来,我会给表现好的发奖品。”随即,她还去了孩子的邻居家、学校和乡政府,反复拜托大家善待这两个饱受磨难的孩子。

  “对刑事被害人的救助,必须从实际出发,多方使劲、持续发力。”在李建英的组织下,安岳县检察院双管齐下,经过深入调查研究后,针对救助对象选择不精准、救助部门衔接不流畅、救助力量薄弱等问题,先后外出学习兄弟检察院“国家司法救助实施办法”和“刑事被害人心理救助管理办法”的先进经验,于2017年11月1日,与县教育局、妇女联合会等9个部门会签《安岳县国家司法救助和法律援助、社会救助工作相互衔接的实施办法》。按照办法,安岳县随后设立了救助基金。

  目前,安岳县检察院司法救助工作初步实现各内设机构互动与全县各相关单位联动相互补充、心理干预与生活救助相互融合、及时性与准确性高度统一的格局。2016年8月至今,该院共向9名救助对象发放救助金11万元。

  文稿统筹:本报记者刘德华 通讯员刘勇军 刘家志 唐雪萍 辛国升 腾庆 张琛 曹纯建 宋明坤

[责任编辑: 王媛]